新闻观察:“病了”的预付消费需要法律监管来治 2020年04月15日

channelId 1 1 2 ad2ddf0b1d6b45189d93fdcb706ebd0f
联播
视频简介

新闻观察:“病了”的预付消费需要法律监管来治

  预付式消费作为一种司空见惯的消费模式,广泛存在于服务领域,这种消费模式最大的一个隐患就是一旦市场不好,商家经营不善,入不敷出,资金链断裂,导致企业关门倒闭,消费者就会成为无辜的买单者,这些年,这样的事儿时有耳闻。而最近,全国范围内,针对预付式消费方面的投诉量又明显多了起来。疫情期间,多地频现预付式消费纠纷。健身房老板“跑路”,导致数千元的消费卡作废;教育机构一纸公告宣布倒闭,连带余额过万元的课程费“打水漂”……预付式消费这个坑,该如何避让呢?今天的头条我们就来关注。

  预付式消费是指消费者为了特定的商品或服务向经营者预先交付一定费用,从而获得会员资格以更优惠的价格按期或者按次享受商品或服务的消费方式。预付式消费中,消费者既可以省去每次付现的麻烦,又能得到价格上的优惠,而经营者一次性收取大额资金,能够较快回笼经营成本,正是这种看似双赢的特征,让预付式消费得以迅速发展。然而,这其中的隐患,也让人不得不防。

  最近,云南昆明一家健身房突然关闭门店,上百名会员手中的充值卡成了废纸。据20多位前来维权的会员说,目前单是在群里登记过有损失的会员,就接近200人,会费充值从几千到上万的都有。

  云南昆明某健身房会员:老板跑路了我还有十多节课没有上,损失有两千多元。

  云南昆明某健身房会员:他应该给我们一个说法,有五六百位会员,这笔钱是很大的一笔钱。

  今年以来,健身房跑路似乎已不是“新闻”了。在哈尔滨,孙先生春节前预付了近万元,办了一张健身卡,可是卡还没到期,健身房就闭门谢客了。

  不仅仅是健身房,疫情之下,多地其它类型的服务机构也因经营受挫,资金链断裂,而被迫关闭门店,导致预付式消费纠纷凸现。在云南,前几天,某小区门口的一家洗车店关了,消费者储值卡里的钱,也都打了“水漂”。

  云南某洗车店会员:因为疫情一直没出去车也没动,都在家里也没洗车,疫情过去点我们出去看,停车场关着门我们以为是还没让开,再过几天再去的话就已经搬完了。

  教育机构也是预付式消费纠纷的“重灾区”。在河南,昨天上午,不少家长发现,自己孩子报的课外兴趣班,突然关门跑路了,交过的学费总额有好几十万。

  河南某培训机构会员:我的是3780,48节语言、48节美术总共就上了十几节课。

  河南某培训机构会员:交了7020 一节课没有上。

  由于疫情防控的需要,厦门的许多校外培训机构一直还没有复课。近日,也有家长反映,我市一家少儿英语培训机构的不少老师辞职了,家长们担心机构出现经营问题。

  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仅仅2020年1月20日至2月29日期间,全国消协组织共受理涉疫情消费者投诉180972件。其中,合同问题投诉量为35260件,培训服务类预付费纠纷成为投诉热点。

  那么对于商家办预付卡这个行为,有没有监管部门呢?据了解,目前消费者遇到问题大都还是找市场监管部门。可是,市场监管部门都是进行事后监管,面对消费者的投诉只能尽力找商家调解。如果商家失联,他们往往也无能为力。

  【新闻观察:“病了”的预付消费需要法律监管来治】

  消费者落入预付消费陷阱,同时又遭遇维权难的现象,已经存在多年。而眼下受疫情影响,这类问题可能会在短时间里继续增加。如何让预付消费健康发展,你有怎样的观察和解读?

  “旧伤”未愈 预付消费纠纷恐迎来高发期

  预付消费频频让消费者受伤,我们知道关键的问题是在于,商家的预付消费活动,几乎是没有门槛、没有监管的情况下进行的,一旦消费者接受了预付消费,之后的主动权几乎完全掌握在了商家手中,最终,消费者是否能够享受到相应的服务,真的有些要靠运气了。而客观地说,这样的老问题这些年不仅没有得到有效的遏制,还出现了不断向新的消费领域,从线下向线上蔓延的态势。而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商家的经营压力陡增,这段时间消费者预付钱款打水漂的情况,我想恐怕会进入一个高发期。

  疫情非常期 预付消费纠纷应建立应急疏解机制

  在疫情当下的非常时期,针对预付消费出现的问题,我觉得相关方面不能再视而不见,需要采取相关的应急措施。一个是针对已经蒙受损失的消费者,是否可以通过消费者协会或是其他组织建立集体维权、集体诉讼的机制,改善维权难的现状,尽可能地减少消费者的损失。另外,管理部门是否也应该针对预付消费领域进行全面的监管,加强相关的消费预警,规范商家的经营行为。

  完善法律法规 预付消费要转入事前监管

  而长期来看,预付消费的法律监管问题已经到了不得不认真解决的时候。解决的路径,我想就是要制定相关的法律法规,给狂奔的预付消费绑上法律的缰绳。从之前相关规定执行的情况来看,就是要从提高商家发起预付消费的门槛,预付消费的资金要进行有效的第三方管理等方面入手,让事后的补救转变为事前的监管。眼下疫情的阴霾正在散去,随着消费市场复苏,可以预见的是预付消费又会出现新一轮的激增,此时,如果相关法律法规继续缺席,预付消费引发的伤害或许在不远的将来还会卷土重来。

热词: 新闻观察 病了 预付消费 需要 法律监管来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