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观察:直播带货 带来的不能是“祸” 2020年04月10日

channelId 1 1 2 641d7ef507e3411c8e7625a49342307b
联播
视频简介

新闻观察:直播带货 带来的不能是“祸”

  你“带货”了吗?罗永浩直播首秀 薇娅直播间卖火箭

  今年,“直播带货”成了电商新风口。最近网络上几场“直播带货”再次引发大家关注:“初代网红”罗永浩在抖音平台进行直播,3个小时直播支付交易总额超1.1亿元;“淘宝一姐”薇娅开卖“快舟火箭发射服务”,虽被质疑炒作,但也成功卖出。“小朱配琦”组合的公益直播,两分钟卖掉八万袋热干面。总而言之,直播带货火了!这背后究竟是粉丝为情怀和主播光环买单,还是直播间内滔滔不绝的产品推介令人心动?“直播带货”能走多久呢?

  从9块9的中性笔到4000万的火箭通通卖光,这不是玩笑,而是真真实实发生在电商直播间的事情。4月1日晚上,这个把自己叫做中国第一代网红的罗永浩,在抖音开始他的首次带货直播,3小时的直播超过4892万人观看,销售额突破1.1亿元。当然,当天的直播舞台,并不只属于罗永浩一个人,另一平台上,直播一姐薇娅更是放出了大招:直播卖火箭。

  薇娅直播:武汉最大的土特产,快舟一号,真火箭。有人说能在火箭上写某某我爱你吗。原则上是可以,但是这个表白太贵了,我们不是很提倡。

  快舟一号甲固体火箭,发射价格一般在4500万左右,进薇娅直播间直接打折500万。火箭链接上架后,5分钟内就有800多人拍下定金。

  薇娅直播:321,拍完了,不会吧。

  4月6日晚,网络红人李佳琦在直播间和央视主播朱广权连线,两人同框为湖北地区做公益直播,借助网络平台,让各地市民为湖北重启助力、加油。不少网友也为这个新鲜的组合起了一个接地气的名字,叫"小朱配琦"。直播结束后,淘宝平台数据显示:直播累计有超过1500万次观看。“小朱配琦”组合两分钟卖掉八万袋热干面。

  5小时吸引3200万用户、5分钟超万支口红售罄……类似场景的不断出现,证明“直播带货”的确有无限可能。尤其是在这次疫情期间,依赖线下客源的企业和商家遭受巨大冲击,“直播带货”再次展示了巨大优势。近期,全国多地多领域也都在尝试直播卖货。一些县长市长也走进直播间,为自家土特产代言。4月8日,武汉市正式解除离鄂通道管控措施。当天湖北监利县委副书记、县长韩旭化身电商主播,现场品尝清蒸龙虾,为龙虾推介代言。一个多小时的直播吸引了43万余人在线观看,监利龙虾在线成交1200多单,累计销售额接近20万元。

  消费者“转战”线上,购物商城开启“云逛街”;“吃播”、“玩播”纷纷上马。在厦门,海悦山庄酒店的星级大厨也通过直播平台,向全国各地的粉丝用户教授如何制作闽南美食薄饼。

  直播现场 厦门海悦山庄酒店直播人员:有位粉丝朋友说中午可以点一份了,杨厨有朋友已经开始要下单了。

  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直播电商行业的总规模达到4338亿元,有机构预计,今年全国在线直播的规模有望冲击万亿元。

  山东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李铁岗 :网红的讲解,能有效地给消费者营造一个购物场景和示范消费的效应,激发消费者购买欲望。

  专家表示,在疫情期间,电商直播带货的模式对畅通企业销售渠道、提振企业贸易信心等确有意义,是一个拥有巨大消费潜力的新市场。

  浙江大学经济学院院长 黄先海:网络直播来带货,目前条件下是非常有效的形式,它这里的一个机理就是,通过网络主播对他受众、粉丝的一个信任度的拓展,来推动物品的销售。

  新闻链接:中消协发布报告:37.3%受访消费者直播购物中遇到过问题

  疫情期间,因为实体消费的不便,让直播带货火爆起来,各行各业的直播如雨后春笋。然而,直播带货在爆发式增长的同时,也带来诸多消费问题。比如直播带货货不对板,消费者维权面临难题等等。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的《直播电商购物消费者满意度在线调查报告》显示:37.3%的受访消费者在直播购物中遇到过消费问题。

  中消协的调查结果显示,因社交直播间可以营造抢购氛围,增强社交性和互动性等原因,使得直播电商相比于传统电商越来越被消费者所接纳;年轻群体对直播电商购物形式接受程度更高。但直播电商消费中,消费者冲动消费较多,风险意识相对薄弱。

  消费者观看直播的主要原因是了解商品信息,“商品性价比”和“喜欢程度”是消费者购物决策的关键因素;通过观看直播转化为购物的原因中,60.1%的受访者首选商品性价比高。消费者的主要担忧则表现在“担心商品质量没有保障”和“担心售后问题”。

  报告显示,37.3%的受访消费者在直播购物中遇到过消费问题。但仅有13.6%的消费者遇到问题后进行投诉。许多消费者遇到问题没有投诉的原因是觉得投诉处理流程可能会比较复杂或耗费时间。消费者对直播购物各个环节的满意度都未达到80分(满分为100分)。

  此外,广东省消委会投诉数据显示,“直播带货”在消费领域存在的问题多集中在三个方面:一是产品质量货不对板,二是发生纠纷时消费者追责难,三是交易过程中缺少第三方监管。

  新闻观察:直播带货 带来的不能是“祸”

  今天来到演播室的观察员是熊伟,这段时间直播带货可以说再次火爆了起来。你觉得这次疫情期间,直播带货发挥了什么作用呢?目前还遇到了哪些问题?

  在这次疫情之下,由于线下商业模式受到影响,线上直播带货成为了“爆款”,为了促进当地经济和复工复产,一些地方官员也加入到了“主播”的行列,为直播带货站台。可以说,在疫情之下,直播带货这种模式的优势凸显,为经济、社会等方面做出了巨大贡献,现在的直播无处不在,直播平台五花八门,直播带货可以说进入到了百花齐放的状态。

  直播带货是一种新兴模式,但正是因为它“新”,才出现了不少问题。首先是人,消费者在了解产品时对于产品质量的把控基本就是对主播的一种信任。如今带货主播的门槛很低,几乎人人都可以做带货主播。一些主播只负责卖货,根本不管售后,产品卖出去就跟自己没关系了,所以主播的素质和这种售后机制很重要。

  另外就是产品,现在在常规销售渠道中,购买到三无产品的几率已经不大了,但如今直播带货兴起之后,这里又成为了三无产品的藏污纳垢之地,因为是通过视频直接销售,产品交易的平台很多、很杂,再加上缺乏监管,消费者购买到的产品质量很难有保障。

  这么说来,直播带货这种模式还有很多需要完善的地方,你觉得要从哪些方面入手?

  直播带货这种模式我们是肯定的,但监管一定要到位。首先就是直播平台方要制定出相应的规则,对主播和产品都要设门槛,而且可以像传统电商一样设置评价机制,对主播设置评价或者评等级,让消费者来为主播打分。因为消费者通过主播买产品除了产品本身外,更多的是对主播的信任。另外,由于直播带货是一种新兴业态,我们原先的一些法律、政策可能会相对滞后,让直播带货有漏洞可钻,所以相关监管部门要尽快发现问题,从制度层面就要把直播带货这种模式监管起来。随后就是执行,职能部门要联合直播平台对产品和主播监管起来。当产品过硬的时候,这种模式才能够走得更长久。不要让直播带货变成短暂的辉煌。

热词: 新闻观察 直播 带货 带来 “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