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大马(六):乡音采集人——张吉安 2019年09月21日

channelId 1 1 2 9f638c68e1af432f85fd408673fe6749
联播
视频简介

听见大马(六):乡音采集人——张吉安

  在异国他乡,华人想要保存好华语就是件不容易的事情,更不用说家乡方言了。在马来西亚,有这样一位电台主持人,他走遍大马,开启上一代人的记忆,采集正在消失的乡音。22日的《听见大马》系列报道,带您来了解,乡音采集人--张吉安。

  乡音考古工作者 张吉安:感谢你一起用生命中最慎重的十二年,在马来西亚的电台,一起完成最不可能的任务。总要有人在不合时宜的年代,做不合时宜的事情,我是吉安。

  张吉安,曾在马来西亚国家广播电台,主持着一档深夜节目,介绍他走到马来西亚各大城镇边陲,采集大马不同籍贯华人家乡方言的故事。他打开老人们的记忆匣子,用影音和文字记录逐渐消失的乡音文化,这项工作一做就是14年。

  乡音考古工作者 张吉安:主要是因为我的外婆离世,发觉到乡音在我的生命中突然消失了。很多老人家的离开,不只是把我们记忆带走,更多是把家庭的乡音都带走。

  张吉安至今已采集400多个老人的家乡方言,从懵懵懂懂到现在可以用各种方言进行简单日常对话,张吉安说,这个过程中,令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一种流传于闽粤一带,描述祖辈“下南洋”时的歌谣--过番歌。

  唱过番歌,人说番邦真好赚,很多孩子去不还,都是家里环境逼,男人搭船过难关。

  乡音考古工作者 张吉安:女人对男人的叮咛,希望他早点回家,不要忘了家里有老小在等他回来。男人听在心里,把这些过番歌带到南洋去,当他思念起家人的时候,他也会唱起过番歌,过番歌仿佛就是循环的乡愁。

  这些各种方言汇成的过番歌,是祖辈拎着皮箱远渡南洋,充满血泪与忧伤的哀叹调。张吉安“抢救”乡音文化的同时,也在记录上一辈“下南洋”的故事,从历史角度出发,构建大马各籍贯的脉络。

  乡音考古工作者 张吉安:这个是早期一个福建闽南的老人家,从中国带过来的南音唱片。跟中国厦门南音不一样的地方是,马来西亚的南音艺人他们将传统的南音放入爵士鼓、电子鼓。(老人家)在跟我交流的过程中,总会把家里面的一些宝藏,包括老唱片,还有一些非常重要的乡音拷贝都交给了我。

  张吉安将这些采集过程中收到的宝贝整合起来,以“展馆+餐馆”的形式,开设了一间乡音馆。同时,他也走进校园,将乡音文化传播给下一代,甚至发动许多年轻人一起加入乡音推广的行列中。

  乡音考古工作者 张吉安:看似在这个时代做采集乡音,像是一个“傻子”在走着未知的明天。可是我相信,这份成果是累积的,总有一天它会被需要,等到那天再来做可能来不及了。趁着这些老人家、长辈还在,赶紧跟时间赛跑,把他们的记忆,把他们的乡音留下来。

  将打工积蓄用来采集乡音,14年来行走在孤独的采集路上。张吉安说有生之年,很想用力挽留祖辈的情感与声音,让马来西亚的孩子记住,华语与乡音,都是宝贵的财富。

热词: 听见大马 乡音采集人 张吉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