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观察:关注教师惩戒权 2019年08月04日

channelId 1 1 2 e2d5305b8f184c62a3e18ec0738bdbf8
联播
视频简介

新闻观察:关注教师惩戒权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中国素有“严师出高徒”的古训,教育惩戒,可以说自古就有。但是近年来,随着教育观念的多元化,教育惩戒到底该如何实施?边界在哪?却让不少老师犯了难。一个现实问题是:一些因教师惩戒学生而起的家校矛盾,最终演变成家长与教师之间、乃至学生与教师之间的个人冲突,比如前阵子引发广泛关注的“学生20年后打老师”事件,便是一种极端代表。近日,在教育部召开的新闻通气会上,教育部基础教育司相关负责人表示,正在研究制定教师惩戒权具体的实施细则,并将尽快出台。

  “20年后打老师” 男子一审获刑一年半

  去年12月份,“河南洛阳栾川县一名男子对自己20年前的老师大打出手”的视频在网上广泛传播,并引起热议。事情发生于2018年7月的一天,32岁的常某驾驶自己的黑色越野车与同村的潘某某外出钓鱼,途中遇见骑电动车经过的自己初二时的班主任张某。常某回想起上学时所受的体罚,心生恼怒,在准备上前拦截时,将手机交给随行的潘某录制视频。之后,常某拦下张某,对其辱骂、指责,扇其耳光,又朝其脸部猛击一拳,并将其电动车踏翻在地,朝其胸部、腹部击打两拳。后在围观群众劝说下,常某住手。随后,常某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上个月10日,此案在河南省栾川县人民法院一审宣判,被告人常某因寻衅滋事罪获刑一年六个月,常某当庭表示上诉。

  此案引起广泛争议,并且引发了社会公众对于教师教育惩戒权的关注与思考。

  规定缺失影响教师正确行使教育惩戒权

  事实上,过去这些年一些程序性的规定不是很严密、不是很规范甚至缺失,影响了教师正确地行使教育惩戒权,突出表现为,现在有的教师对学生不敢管、不愿管,实际上这是对学生一种不负责任的态度。另外还存在一些过度惩戒的行为,甚至体罚学生,这也是不合适、不应该的。

  近些年的一些研究数据,同样印证了上述两个“突出表现”。2015年教育部一项名为“教师惩戒权研究”的调查显示,当被问及“您认为教师有惩戒权吗”,1000多份问卷中,认为教师拥有惩戒权的人只占56.1%,而认为“没有”者竟达29.2%,“说不清”者占14.7%,对教育惩戒权的认识模糊普遍存在。在媒体采访中,不少教师直言,教师惩戒权作为教育者曾经天赋的权力,正在悄然消失。“面对违规学生不敢管、不能管、不想管。”惩戒权的丧失,导致师生关系扭曲,校园欺凌得不到有效制止,学生打老师现象时有发生……

  解决“不敢管、不愿管”和“不善管、不当管”问题

  上个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 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首次提出将制定实施细则,明确教师教育惩戒权。这标志着,教育惩戒权在教育制度的顶层设计层面正式获得认可。8月1日,教育部召开新闻通气会,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表示,正在研究制定教师惩戒权具体的实施细则,并将尽快出台。

  吕玉刚表示,明确教师惩戒权主要是为了解决两方面问题,一是解决当前教师不敢管、不愿管的问题,按照我国教育法、教师法的有关规定,教师有责任、有义务对学生进行管理教育;二是解决不善管、不当管的问题,以前也出现过一些教育不当、过度惩戒的现象,此次明确教师惩戒权,可以让老师、家长都有把“尺子”去衡量、判断,缓冲家校矛盾等问题。

  吕玉刚指出,有了规范以后,大家就有所遵循,教师也可以放心地、有效地去实施这种惩戒。家长也可以自己去评判这件事情,免得造成家校之间的矛盾。总体的原则还是要出于对学生的关心、爱护,促进学生的全面健康成长,特别是在思想品德、行为习惯这些方面,从小打好基础。

  吕玉刚强调,教育惩戒的目的重在教育。接下来,将从对学生的关爱和保护以及从促进学生健康成长的愿望出发,研究制定具体实施细则,明确教师教育惩戒权实施的范围、程度、形式等,规范行使教育惩戒权。

  【新闻观察:关注教师惩戒权】

  教师惩戒权,对于我国教育界来说,是一个全新的概念,最近,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中正式提出“教师教育惩罚权”的概念,引发社会关注,请你谈谈对教师惩罚权的理解。 

  教师惩罚权这个现实在我国古已有之,我们大家并不陌生,在过去的私塾学堂中教书先生手上的那把戒尺,没完成作业的学生是要挨板子的,在那个时代,学生捣蛋、偷懒、没完成学习作业,挨板子是全面得到了社会的广泛认同的;教育到了21世纪,再次明确提出“教师惩戒权”的概念,只能说,这是教育内在规律使然,也就是说,只要有教育,就必须有相应的惩戒。

  长期以来,我国由于没有关于教师惩戒的相关规定和明确条文,教师在必须使用惩戒手段时一直没有相关的实施规定和办法,尽管学校在学生学业上有警告、留级、留校察看、劝其退学、开除学籍等规定,但那是在学生犯错之后的处罚措施,没有教师在即时管理时的惩戒措施,这就导致长期以来在教师日常管理时越界和不作为,它不仅引发大量的学生、家长、学校之间的严重矛盾,还严重影响学校的教学质量和有序管理。我当过十多年的教师,常常为管理学生而苦恼,不管,与教师责任相悖,轻管,不起作用,严管,又担心出界,引发学生、家长和学校教师的尖锐对立,最后板子还是要打到教师身上;这就在学校教育中留下了一个急需填补的空白,这个空白就是教师惩戒权。

  现在教师惩戒权的实施细则还没有出台,正在征求社会意见,对于这项改革举措,我有三方面的基本看法:一是在全社会必须形成一个相对集中的共识--学生是必须要管的,惩戒,是管理的一种重要的方法;二、惩戒权的推出实施,解决了教师实行惩戒权的界限问题,教育惩戒不同于社会惩处,他必须是站在教育的出发点对学生进行惩戒,实施细则的出台,可以同时解决教师不敢管、不愿管的问题,又可以解决教师不善管、不当管的问题;三、教师惩戒权的实施,是一次有效的全民教育,它明确了教师有严格管理学生的权利,正当的惩戒不受侵犯,前一段时间河南发生的学生二十年后打老师,是对教师正常管理学生的极其错乱的认知,如果社会没有正常的教师惩戒认知,把正常的管理惩戒当成怨恨、仇恨,将严重冲击教育本身。

  鲁迅先生在《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一文中也写到了先生的戒尺、罚跪,但他说“不常用”;我常常对我们的一些法律、规定不落实而感到不满,但是,对于教师惩戒我的观念正相反,我倒是很希望象三味书屋的那位先生一样,教师惩戒“不常用”,甚至成为一纸空文,从不被学校和教师拿来使用,这只能说明我们的学校教育达到了一个很高的境界了。

热词: 新闻观察 关注 教师 惩戒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