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大马》(二):陈徽崇音乐滋养“文化沙漠” 2019年08月03日

channelId 1 1 2 5d904667911141f790fec36c1ba2c9c8
联播

你好,希腊

00:01:31

视频简介

《听见大马》(二):陈徽崇音乐滋养“文化沙漠”

  在音乐文化教育资源匮乏的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马来西亚有这样一位音乐老师,带领着高中生将华人诗歌编曲成册,唱遍马来西亚,并传播至世界各地。8月3日的《听见大马》系列报道,带你了解"大马华人音乐教父"陈徽崇如何让"音乐种子"在马来西亚生根发芽。

  厦门卫视驻马来西亚记者 倪天韵:海水到处有华人,华人到处有花踪。这是马来西亚华语文学最高荣誉花踪文学奖的主题曲《花踪*,这首歌的作曲者正是已故的马来西亚著名作曲家陈徽崇,他也是第一个获得马来西亚国家文化人物称号的华人。今天我来到了他为音乐教育事业奋斗一生的地方柔佛新山,想看看这个曾经被称之为"文化沙漠"的地方,是如何开花结果的。

  陈徽崇学生:陈老师带着他们往中北马巡回,这个在马来西亚教育界是一个壮举,很多其它地区的学校都很惊讶,慢慢很多学校就有合唱团。

  1973年,26岁的陈徽崇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到马来西亚柔佛州新山宽柔中学,当一名音乐老师,并组建宽中合唱团。在陈徽崇看来,所有的现代诗都能谱成曲子。在他的帮助下,合唱团里这些对音乐一知半解的孩子,将马来西亚华文诗歌,谱曲演唱,最后还出版了《大马现代诗曲集》。

  《易水萧萧》作曲者 柯俊生:那时候17岁。(17岁怎么做出这样的歌曲?)开始看不懂,就读诗,很多遍地读。

  作品中多次出现"还乡""归去""旅人"等字眼,唱出了许多大马华人彼时的孤独与挣扎,以及对家乡的思念。

  虽然这些诗对学生们来说,不是那么好懂,但他们还是一步一个脚印地跟着老师,完成了诗曲创作。作品完成后,陈徽崇开车,载着学生们一路北上演出,巡回整个大马,他们还将诗曲带到中国,新加坡、韩国等地。这在当时文化音乐教育资源相对匮乏的马来西亚来说,是相当不可思议的。

  陈徽崇学生 陈兰芝:他想要普及音乐,不言累,他很认真在做,完全全身心付出。

  陈徽崇前期创作的《大马现代诗曲集》非常精致,具有很高的艺术性。后期,他更深入生活,创作出许多传唱度颇高的歌曲,《花踪》就是这样诞生的。"徽"是美丽,"崇"是兴盛,陈徽崇的作品正如他的名字一样,前期是"徽",后期是"崇"。

  陈徽崇夫人 卫燕贞:这个地方(柔佛音乐艺术学院),其实是陈老师最后的岁月,大概十年,最后他就在这边工作,作曲。

  马来西亚诗人 陈再藩:花踪是花的踪迹,其实就是华人的踪迹,华人从中国下南洋走到世界各地,华人到哪里中华文化到哪里,才有这句海水到处有华人,华人到处有花踪。

  现在,马来西亚依然有人将现代诗谱成歌曲传唱,不过现代的歌曲已经褪去当年的孤苦味道,增添了更多的亮色。

  陈徽崇学生 陈兰芝:(华人)生活水平的提升,再加上物质上,还有教育背景、文化背景,这是整个的改变,是有些改善。

  马来西亚诗人 陈再藩:陈徽崇老师几十年在新山推动音乐教育,他都希望我们新山有个歌剧院、音乐厅,现在很快就要实现了,由中国发展商建设的具有国际水平的歌剧院,很快就要开业。

热词: 听见大马 陈徽崇 音乐滋养 文化沙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