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观察:“失信”代价越大 “守信”意识越深 2019年08月02日

channelId 1 1 2 0884784fbfe3462281da58aa091056a6
联播
视频简介

新闻观察:“失信”代价越大 “守信”意识越深

  用黑名单给“网络失信”戴上紧箍咒

  为加强互联网信息服务领域的信用建设,近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起草了《互联网信息服务严重失信主体信用信息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根据这份征求意见稿,网信部门将会同有关部门,对在我国境内提供、使用互联网信息服务中存在严重失信行为的相关主体实施信用黑名单管理和失信联合惩戒。同时,针对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和使用者,征求意见稿列举了四类应当将其列入黑名单的情形。

  征求意见稿显示,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和使用者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网信部门认定为互联网信息服务领域严重失信行为,行为主体列入互联网信息服务严重失信主体黑名单:

  (一)因违反互联网信息内容管理相关法律法规,被网信部门单独或会同有关部门处以关闭网站、吊销相关业务许可证或者吊销营业执照、撤销许可或者取消备案的行政处罚的;

  (二)因违反互联网信息内容管理相关法律法规,被网信部门单独或会同有关部门处以上述第一项以外的行政处罚且拒不履行或限期未按要求履行的;

  (三)通过网络编造、发布、传播违背社会公德、商业道德、诚实信用等信息,或者故意为编造、发布、传播违背社会公德、商业道德、诚实信用等信息提供技术、设备支持或者其他服务,严重破坏网络空间传播秩序,损害社会公共利益和人民群众合法权益,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

  (四)违反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失信情节严重的其他情形。

  此外,征求意见稿规定,对在互联网信息服务领域发生较重失信行为或多次发生轻微失信行为但尚未达到黑名单认定标准的相关失信主体,列入重点关注名单。

  同时,征求意见稿还明确规定,黑名单有效期一般为3年,黑名单信息发布时限与其有效期一致。黑名单主体通过主动纠正失信行为、消除不良社会影响等方式修复信用,并按照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有关规定履行相关义务,向认定部门申请退出黑名单的,经认定部门同意,可提前退出黑名单。

  专家表示,在网络空间中承担责任和现实生活有一些区别,在这种情况下,通过黑名单可以对在互联网上不负责任地散布不实言论、造谣诽谤等行为进行有效威慑,因为征求意见稿直接针对行为主体,也就是说,如果行为人在网络空间发布信息,不管是个人或企业,都将被列入黑名单。

  近年来,我国大力推进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国务院发布了一系列文件:2014年发布了《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20年)》;2016年发布了《国务院关于建立完善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制度 加快推进社会诚信建设的指导意见》;2019年发布了《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快推进社会信用体系建设 构建以信用为基础的新型监管机制的指导意见》。专家表示,此次《互联网信息服务严重失信主体信用信息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的出台,为网信办和其他监管机构对在网上发布信息的行为进行更好的管控创造了条件。

  新闻链接:“小红书”官方回应APP被下架:已全面启动内容整改

  小红书,是一款年轻人爱用的社交软件。而就在7月29日晚间,小红书app陆续从各大应用商店下架,目前这件事已经登上了微博热搜。1日,小红书对此事作出公开回应,称已对站内内容启动全面排查、整改,深入自查自纠。

  记者通过多个安卓软件平台搜索小红书,都显示因服务调整,暂不提供下载。事发后,网上传出各种猜测,大多认为小红书下架与“种草笔记”造假有关。

  据了解,小红书成立于2013年,汇聚大量种草笔记,官方称,截至2019年3月,用户量超过2.2亿。近两年以来,小红书多次爆出种草文代写、数据造假、电商假货的负面新闻。今年,多家媒体报道了小红书笔记的造假产业链,并有违规的烟草软文,存在医美乱象等等。7月,工信部公布的2019年一季度电信服务质量通告中,涉嫌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等问题的33款软件中,就包括小红书。7月30日,上海市消保委披露2019年上半年投诉排名情况,小红书也是“榜上有名”。记者查询了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发现,2019年,该软件所属的行吟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已经收到了7张罚单,其中罚款处理4起,警告处理2起,责令限期改正1起。违法行为类型包括电子商务经营者违反《电子商务法》第十九条规定搭售商品、服务的行为,发布虚假广告,发布广告 使用“国家级”、“最高级”、“最佳”等用语。

  1日,小红书就此事发表公开声明,称小红书已对站内内容启动全面排查、整改,深入自查自纠,积极配合有关部门,促进互联网环境的优化与提升。

  【新闻观察:“失信”代价越大 “守信”意识越深】

  “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网络谣言的危害性极大,把网上造谣者也列入失信主体黑名单,是一种必要的手段吗?

  我国社会信用体系的建设一直在不断加快中,“失信”的代价越来越显著,覆盖范围越来越广,大家对于“守信”的认识才会越来越深刻。我们常见的“失信主体黑名单”主要是一些商事主体、“老赖”,但这次征求意见稿,把网络上的造谣者也列入了“失信主体名单”,把网络生活中的严重失信行为纳入社会信用体系中,这覆盖面就大了,不管是网络运营者还是使用者,都会被约束,试问今天,几个人能说自己和网络生活完全无关呢?而且这次的征求意见稿不仅将造谣等行为纳入失信范畴,同时也明确了,为这类违规行为提供技术、设备支持或其他服务的惩戒规定,也就是说,出了问题,网络平台不能再说自己是“无辜”的了。比如很受女性用户喜欢的“小红书”,最近几个月就争议不断,被媒体报道笔记造假、发布烟草广告、传播不良信息等等,按照征求意见稿,作为提供技术支撑、提供平台服务的运营方,难辞其咎。

  网络世界里信息复杂,执行的难度大吗?

  这也是比较担心的问题。的确,现在网络信息发布门槛比较低、渠道多样、匿名者很多,监管的难度是相当大的,这反过来,也是为什么要加强对平台方监管的原因。未来相关的监管部门也需要进一步提高技术手段,而且这种提高不是一次性的,是必须时时去更新的,另外还要再细化监管的细则,确保规定能够落到实处。

  新闻链接:超七成受访者支持将日常生活行为纳入个人征信系统

  日渐完善的个人征信系统正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1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超七成受访者支持将日常生活行为纳入个人征信系统。

  调查结果显示:93.6%的受访者关注个人信用状况。对于将日常生活行为纳入个人征信系统,74.5%的受访者支持,5.0%的受访者不支持,20.5%的受访者认为应视情况而定。

  而对于将日常生活行为数据纳入个人征信系统,70.8%的受访者认为有一些行为难以认定,63.4%的受访者觉得个人隐私保护方面存在问题,54.2%的受访者担心数据量大,技术上很难做到。68.7%的受访者建议判断个人行为是否属于违法违规或犯罪行为,64.5%的受访者建议加强信用体系顶层设计,51.1%的受访者建议判断个人行为与个人信用是否真的有关联,48.2%的受访者建议确保被征信人有对系统中的个人信用记录提出异议的权利。

热词: 新闻观察 失信 代价越大 守信 意识越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