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观察:如何给孩子减负? 2019年05月04日

channelId 1 1 2 314d05429db145e0866c18615aeca579
联播
视频简介

新闻观察:如何给孩子减负?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21世纪教育研究院与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日共同发布《教育蓝皮书:中国教育发展报告(2019)》。其中透露,国家义务教育质量监测报告对义务教育质量尚存的短板进行了聚焦,主要存在学生课业负担重、教师教育水平有待进一步提升等四方面问题。

  【义务教育存在四方面短板】

  蓝皮书指出,国家义务教育质量监测报告显示义务教育现存的四方面短板。

  一是重智育、轻体育和美育的现象依然存在。按照《义务教育课程设置实验方案》的规定,四年级语文、数学、体育、艺术周课时数应分别为6节、4至5节、3节、3节,而监测显示,四年级语文周课时数超过6节的学校占比为72%,数学周课时数超过5节的学校占比为67.2%,体育周课时数低于3节的学校占比为44.3%,艺术周课时数低于3节的学校占比为12.9%。

  二是学生课业负担偏重。监测显示学生用于写家庭作业的时间较长,以四年级为例,学生数学平均每天作业时间在1个小时、2个小时以上的比例分别为14.7%、4.4%,语文作业的比例分别为21.5%、8.7%。除了完成家庭作业之外,部分学生还要参加校外辅导班,比如四年级学生中,有43.8%的学生参加数学校外辅导班。

  三是教师教育水平有待进一步提升。以崇尚探究与发现的学科而言,开展探究式教学至为重要,然而监测结果表明:63%的四年级科学教师、61.2%的八年级物理教师、75.5%的八年级生物教师和80.7%的八年级地理教师,在探究教学能力上处于低或较低的水平。79%的四年级品德教师和71.3%的八年级品德教师认为,其专业知识满足不了教学需求。

  四是学校教育教学资源的使用率有待提高。在拥有图书馆的学校中,37.2%的四年级学生和50.5%的八年级学生在本次监测的学期中还没去过;在配置了科学实验室的学校中,39.1%的四年级科学教师、39.7%的八年级物理教师和59.4%的八年级生物教师表示,从不或很少使用。

  【超半数家长认为“减负”政策“越减越重”】

  2018 年,“减负”成为中国教育的一个高频热词, 为了解家长对中小学生“减负”情况的满意度,21 世纪教育研究院联合腾讯教育于2018年11月21日至12月24日,开展中小学生“减负”问题家长满意度问卷网络调查。调查结果显示:“减负”政策受到大部分家长关注,家长选择校外培训类型的倾向度相应发生变化。但家长对“减负”政策存在矛盾心态,“减负”政策效果未获得大部分家长认可。对于“减负”政策对孩子学习带来的影响,约半数的受调查家长(50.85%)认为“学业负担更重了”,44.48%的家长认为“没有变化”,仅有 4.67%的家长表示“学业负担轻了”。调查结果显示,大部分家长认为学业负担没有减轻,“减负”政策对减轻学业负担的效果远未达到预期设想,反而呈现“越减越重”的趋势,这一现象发人深思。

  【改革考试评价制度成家长最期待的措施】

  蓝皮书调查指出,在家长期待解决“减负”问题的措施中,受调查家长选择“改革中考和高考制度,采用多元的、体现素质教育的录取标准”最多,达到72.18%,改革考试评价制度成为家长最期待的“减负”措施。“增加优质教育资源,减轻孩子升学压力”获得了超过六成家长的支持,选择“提高教师素质,提高教学效率”的占比仅比前者少了约5个百分点。另外,有接近三成的家长认为,家长自身转变是“减负”的重要途径。

  【新闻观察:如何给孩子减负?】

  给中小学生减轻课业负担,这个话题可以说是个老话题了。但因为它牵动着所有家长的心,所以依然是大家最关心的话题。那么对于刚才新闻中提到的,做作业耗时太长,你又是怎么看的呢?

  观点1 减负应该分逻辑层级进行

  的确,今天这个话题似乎已经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了。许多年以前我们就一直喊着,要给中小学生减负,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似乎仍然在原地踏步,今天我们所关注的依然是,作业太多了。这证明了什么?说明过去我们的一些减负方案方法依然存在严重的缺陷,它们可能从面上看是所谓减负了,老师在学校,对孩子似乎并没有那么苛刻地追求分数了,可是在表面之下,我们看到的是家长群里的各种通知,和孩子回家之后不少家长辅导作业辅导成了“暴跳如雷”。为什么会这样?我个人认为,这是在层级逻辑上的相悖导致的。

  的确,我们在呼吁素质教育,希望老师不要过分追求分数。可是我们却并没有改变对老师的评价体系,班级优秀率,考试成绩排名,最终可能还是会影响到老师的收入、职称评定甚至升迁等等,那么老师能怎么做?好,老师归谁管,学校管,我们是不是应该要求学校?可是学校也有评先评优的硬性标准,考试成绩依然是最容易参考的硬指标。那么在这样的上层逻辑指引下,作为最终落实者的孩子又能怎么样弱化分数,表现素质呢?说到这,是不是有人开始要说,应该上升到教育部门?可这个是逻辑的终点吗?依然不是,基层教育部门是教育政策的传达者,是学校的监督者,可他们对学校该如何评价,学校的学生成绩,师资力量,肯定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参考依据。而作为顶层的教育部,它已经早就发文表态了。教育部就是制订各种减负政策的人,它是希望改变这种现状的。所以逻辑当中对学校、老师的评价和引导才是重要的逻辑上层,如果不把他们在学生的素质教育和分数评比当中减负出来,各种政策发文依然很难实质性奏效。

  听你这么说这似乎是一个死循环,那你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能够破解现在的矛盾?

  观点2 结合经济发展差异化办教育

  就刚才的逻辑问题,我个人觉得应该再补一个逻辑上层,那就是作为家长的我们,为什么?因为正是我们在比较哪个学校好,升学率高,哪个学校的师资力量强,然后再争相把孩子送到那里去读书,甚至为了能够让孩子不要输在起跑线上,还催生了一种叫“学区房”的产物。所以我个人觉得,教育问题的上层已经是一种经济问题,家长为了孩子在未来的人生事业发展当中占有优先位置,展开了一种准经济PK,这才是校外培训机构成为重要经济行业的主因。

  如果真的要破解这个难题,我个人有这样一个想法,当然只是我的个人想法,我觉得,是否可以结合经济发展差异化办教育,就是依据各地的经济发展情况,把教育区域化分类,对于愿意到农村或者经济发展相对落后的区域去任教的老师,在收入上予以足够的鼓励,实行具体化的分级,对经济发展十分优先的地区,开放试点,放弃传统的考试评价体系,采取灵活的个人申报、系统推荐和综合评价。而对经济相对落后的农村地区或者边远山区,则尽量引导师资的流入,并放宽对在地学校、老师和学生的条框要求,让他们可以依据具体情况,灵活地进行全面发展和提高。这样是否更容易平衡过去的教育资源失衡和课业负担太重呢?仅供参考。

  (新媒体编辑:汪珉钰)

热词: 新闻观察 如何 孩子 减负

860010-115802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