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字改读音”竟是假的?教育部回应来了!

发布时间:2019年02月20日 15:58 | 来源:中国青年报、人民网、界面、钱江晚报、新闻晨报、周到上海、@时间视频


  近日,有消息称,一些字原本的错误读音转正了,比如“乡音无改鬓毛衰(shuāi)。”“远上寒山石径斜(xié)”“一骑(qí)红尘妃子笑”...这是真的吗?

  原本的错误读音转正了?

  据报道,小学语文课上的字词拼音登上了微博热搜,不少网友发现,小时候被语文老师改正的错误读音,现在却被“官方”认证,变成了现行的规范读法。

  近日,网上热传一篇《注意!这些字词的拼音被改了!》的文章,根据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编、商务印书馆出版的《现代汉语词典》第5版、第6版,不少字词注释的汉语拼音已经发生变化。

  道别常说的“拜拜”,不少人发音为bái,但实际上在《现代汉语词典》第5版中,它的正确读音是bài。然而在第6版,“拜”增加了注音bái。

  另一个经常被读成què záo的词语“确凿”,在词典中原本的正确注音是què zuò,但新版的词典表示,这个词语的读音改为què záo。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shuāi)。”“远上寒山石径斜(xié),白云生处有人家。”“一骑(qí)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如果用这种读音朗诵古诗,语文老师往往会把“衰”纠正为cuī,“斜”应读作xiá,而“骑”应读作jì。但现在按照注音,它们都不再需要纠正。

  “说服”到底读作shuō fú 还是shuì fú?“铁骑”到底读作tiě jì还是tiě qí?“

  越来越多的字词读法开始引发困惑。

  教育部回应“古诗改读音”:还未通过审议

  据报道,19日,教育部有关部门回应称,改后的审音表尚未通过审议,还应以原读音为准。

  另据报道,教育部语用所普通话审音委员会汉字与汉语拼音办公室(隶属于国家语委)的何副研究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2016年,教育部就《<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修订稿)》公开向社会征求意见,《修订稿》中很多异读词的拼音打破了大众原本认知,收到了来自社会各界的意见和建议,时隔三年尚未正式发布。

  何副研究员说,审音委已经对当初做的审音表的修订工作做了提交,语委相关部门正在进行审核,(审核结果)还没有出来,所以还没有正式对外发布。这个审音表征求意见稿里有些读音还在调整,“有一些老师可能认为2016年的《修订稿》是定稿,所以写文章指向《修订稿》,据此做出的引用和讨论都不是特别准确。”

  有争议的字词到底怎么读?正确答案可能在2019年由教育部正式公布。

  据报道,2019年1月10日,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发布《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2019年工作要点》。《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修订)》作为重要的普通话语音标准,列入了2019年的工作要点,计划在2019年内正式发布。

  这一切是确有其事还是捕风捉影?

  语言文字从来都是变动不居、与时俱进的,当然不能抱残守缺,全依祖宗,一字不能易。否则,我们“也许”仍在之乎者也和繁体字中呢喃沉浮呢!鲁迅当年吐槽过一位名人说错成语,把“每下愈况”错说成“每况愈下”,所表达的意思也满拧。眼下,“每况愈下”早已成为正确的成语了。这也说明,“约定俗成”确实可以成为语言规范新创的重要因素。

  然而,“一个国家文化的魅力、一个民族的凝聚力主要通过语言表达和传递”。规范使用语言文字,代表着国家尊严和文化传承,兹事体大。如果少了诚惶诚恐的敬畏之心,在改动时随意性太强,会带来简单粗暴、杂乱混淆甚至人文历史的断裂。语言文字的改革,要兼顾历史流变、地域融合,要注意外来语言的吸收转化,也要尊重约定俗成。但这并不是说,祖先魂魄所依的皇皇汉字,就一定要向“错误的大多数”屈服。

  像“远上寒山石径斜(xiá)”,这样的名句,几乎是每一代小朋友开蒙必读,这个读音不仅合辙押韵且浑然天成。倘若改成“xié”,便让晚唐七绝圣手杜牧陷入不会“押韵”的窘境。久而久之,我们的后人还怎么体会唐诗的铿锵优雅、宋词的婉转清丽?怎么告诉孩子某处读音的别扭该由谁来负责?

  曲高和寡,不意味着只能让“曲”走“低”,相反,可以通过努力,让“曲高”而“和众”。时下的《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中国成语大会》和《中国诗词大会》等电视节目的日渐流行,证明了这种努力的有效。当小选手们已经很有腔调地诵读“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cuī)”之际,我们却要坐视某种文化上的釜底抽薪,让孩子们忽然“衰(shuāi)”得不知所措?让兢兢业业的广大语文教师失了准绳?让语言传承没了沉着有序的步步相依?

  (新媒体编辑:陈岚) 

channelId 1 1 1
厦门广播电视集团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