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网省两会:课后服务如何尽快动起来 代表、委员在发声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17日 14:42 | 来源:东南网


省政协十二届二次会议分组讨论会现场 东南网记者 张立庆摄

省政协十二届二次会议分组讨论会现场 东南网记者 张立庆摄

  一年一度的福建两会正在进行中,本网记者提取了网友热议和社会各界关心的关键词,深入采访了参会代表委员,听听他们都带来了怎么样的意见和建议,本期我们推出的关键词是:“放学后,孩子谁来带?”

  关注理由:

  “孩子放学了,家长没下班,没人接孩子,即使接回来了,又没人带……”这一连串的烦恼,让不少家长感到焦虑。

  2018年3月份以来,本网记者深入走访调查,陆续刊发《中小学课后服务谁该唱主角?》《福建中小学生课后服务落地“初体验”》《课后服务的福建解法》。让大家感到欣喜的是,今年两会上,本网关注的这一话题成为代表委员关注的热点,“开展形式多样的中小学课后服务”正式写入政府工作报告2019年工作安排之中。

福建师大附小老师为学生进行免费课后服务 东南网记者 张立庆摄

福建师大附小老师为学生进行免费课后服务 东南网记者 张立庆摄

福建师大附小课后服务结束前,家长们都已赶到学校等待孩子 东南网记者 张立庆 摄

福建师大附小课后服务结束前,家长们都已赶到学校等待孩子 东南网记者 张立庆 摄

  网友之声:

  @被耗子骗了的猫 赶快落实吧,辅导孩子写作业到怀疑人生;

  @墨墨:老师除了上课,还有自己的家庭,已经很辛苦了。

  @思琪:放在外面托管写作业,每次回来都乱七八糟的,不符合标准,要是老师教真的太完美了。

  @香木:学校没有食堂,午餐问题谁来解决?安全谁负责?

  网友梦想照进现实

  从2018年3月起,课后服务试点在福建师大附小等省属小学、福州市群众路小学 、 国货路小学、石狮市实验小学等有条件的地市、县(区)学校进行试点,但遇到的难题也不少,学校老师压力也很大,学校没有食堂,费用怎么收……试点遇到的难题接踵而至。

  试点难题一:学校老师虽积极,但心里的苦说不出。

省人大代表刘用辉 东南网记者 张立庆 摄

省人大代表刘用辉 东南网记者 张立庆 摄

  省人大代表刘用辉:适当引进部分教育部门认定的校外公益机构,配合家长委员会、大学生志愿者(师范专业为主)以及退休教师队伍等资源,搭建延时服务师资队伍,尤其鼓励引进大学生志愿者,为其提供勤工助学的机会,同时教学相长,提升其专业水平。

  试点难题二:学校没有食堂,食品安全问题谁来担责?

省政协委员郑竹群 东南网记者 张立庆 摄

省政协委员郑竹群 东南网记者 张立庆 摄

  省政协委员郑竹群: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学校的积极性,根源在社会导向,学生出了安全问题,责任不能一味推给学校和老师,免除后顾之忧。学生午餐问题,没有食堂可以进行社会化管理,由学校与餐饮企业签署合同,约定、明确责任解决。

  试点难题三:该不该收费?

  

省政协委员李百玲 东南网记者 张立庆 摄

省政协委员李百玲 东南网记者 张立庆 摄

  省政协委员李百玲:遵循自愿原则,适当收取费用

  根据学校之前摸底调查,不收费,100%学生参与课后服务,学校课后服务只能停留在看书阅读,无法满足学生兴趣培养。学生课后服务不是义务教育范围,财政经费也有限,支持遵循自愿原则,向家长收取适当费用。

  省人大代表刘用辉:相关部门负责提供资金等政策支持,一方面监督学校和老师不得以各种名义乱收费,同时积极为学校争取政策和资金支持,并将经费列入财政预算。结合实际情况,制定合理的收费指导价。为提供延时服务的教师以及校外机构提供合理酬劳,既符合劳动法要求,让提供服务的教师劳有所得,劳有所值,又充分调动其积极性。

  试点难题四:场地在学校还是可以在校外?

省人大代表邹荔生 资料图

省人大代表邹荔生 资料图

  省人大代表邹荔生:推行“社区学校”,采用政府购买社会服务来支持“社区学校”项目逐营,依托专业社工力量开展青少年服务。可以集中利用社区综合性活动场所,实现一个阵地多种功能,一个场所多种用途。统筹利用社会上的图书馆、文化馆、博物馆等社会公共场馆、爱国主义教育实践基地等文体设施,使设施充分得到利用。

  省政协委员李百玲:各地乡村少年宫已经有了成功的运行模式,学校课后服务可以走出去,也可以请进来,调用社会有效的力量进行解决,聘请的师资同样可以由财政经费买单。

  采访手记

  课后服务是属于学校教育的延伸,不属于义务教育时间,是为了解决学生放学早家长下班晚“时间差”问题而衍生的一种服务,它的施行,给家长提供有温度的服务,让家长们满心期待。

  但在记者数月的跟踪采访中发现,目前主要是我省经济条件较好地方出台《意见》,但多少有些被动,部分学校展开试点,但在具体执行中遇到的难题还不止以上几个方面,财政经费有限,即使是收来的适当费用,也无法下发补贴给付出辛苦劳动的老师,甚至部分地方导向可能偏颇,成为校外托管、培训机构牟取利益温床。

  记者认为,试点过程中遇到的难题可以理解,但解决难题的能力对于相关部门来说正是一种考验,代表委员们的呼声值得深思,只有各个部门通力合作,共同把这个民生问题解决好,积极承担起好政府部门主导的地位,或许才能向“两会”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本网记者 张立庆)

channelId 1 1 1
厦门广播电视集团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