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观察:“神药”吹破的牛皮怎么补? 2017年12月09日

channelId 1 1 2 960da96976ce45a988074994e75eba74
联播
视频简介

新闻观察:“神药”吹破的牛皮怎么补?

  昨晚(8日),上交所及浙江证监局同时发出问询函与关注函,要求莎普爱思结合药品上市前后的试验及审批情况,详细说明公司产品莎普爱思滴眼液的疗效情况,说明近三年广告费用、研发费用的真实性等多项问题。此次,由莎普爱思事件引发的药品广告风波,也将医药类企业“广告”推上了风口浪尖。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关注和探讨 当下医药类企业广告存在的种种问题。
  早在2007年,国家工商总局和国家食药监总局就发布了《药品广告审查发布标准》。《标准》明确规定,处方药不得在大众传播媒介发布广告或者以其他方式进行以公众为对象的广告宣传。非处方药广告不得利用公众对于医药学知识的缺乏,使用公众难以理解和容易引起混淆的医学、药学术语,造成公众对药品功效与安全性的误解。药品广告中有关药品功能疗效的宣传应当科学准确,不得含有不科学地表示功效的断言或者保证,不得说明治愈率或者有效率,不得与其他药品的功效和安全性进行比较,不得违反科学规律,明示或者暗示包治百病、适应所有症状等。
  或许正因为如此,国家食药监总局要求浙江省食药监局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及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的有关规定,督促莎普爱思“尽快启动临床有效性试验,并于三年内将评价结果 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审评中心”。
  多位眼科医生发文指出,作为一款非处方药,莎普爱思滴眼液的官方说明中显示,该药物的主要适应症为早期老年性白内障。但公司在广告宣传中,却对适应症仅做出了模糊说明。除此之外,在莎普爱思短短30秒的广告中,不断重复 模糊滴、重影滴、黑影滴、有点痛坚持滴等广告语。不谈病理只谈症状,无形中便混淆了概念,产生消费误导。
  药品的广告多并不一定是问题,但有问题的广告多,显然是个需要正视的问题。有媒体调查发现,在食药监总局网站上取得最多药品广告批准文号的并非莎普爱思,而是另一种OTC药——鸿茅药酒。
  据食药监总局官网显示,自2011年开始至今,由内蒙古鸿茅药业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的鸿茅药酒已于近7年间取得1167个“蒙”字开头的药品广告批准文号,两倍于第二名,莎普爱思则是352个。而鸿茅药酒广告的违规纪录,更难有望其项背者——健康时报曾报道,据近十年来的不完全统计,鸿茅药酒广告曾被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被暂停销售数十次。
  无论是莎普爱思还是鸿茅药酒,这些靠广告获得大量销量的问题“神药”,其广告的最大病灶,都体现为夸大疗效。新京报社论指出,一边是广告行为上的“劣迹斑斑”和数不胜数的违法警告,一边是当地监管部门为其频开绿灯,“神药”虚假广告该批,“神一样”的监管也难辞其咎。
  那么,总体来看,医药类上市公司的广告投放究竟是怎样的情况呢?从2016年医药类上市公司的年报数据来看,在选取的275家医药类上市公司样本中,有16家公司的广告费发生额在亿元以上,约占6%。其中,云南白药7.07亿元最高,莎普爱思以2.63亿元排在第10位。
  不过,要考察一家公司对广告投放是否“疯狂”,是需要从广告费占比来体现的。这里说的广告费占比,指的是一家公司当年发生的广告费数额占其当年营业收入的比重。年报数据显示,2016年发生的广告费数额占其当年营业收入比重在10%以上的公司有10家,约占4%,其中7家公司的广告费发生额在亿元以上,这当中就包括莎普爱思。
  莎普爱思2016年广告费2.63亿元,占其当年9.79亿元营收的27%,在目前医药类上市公司中比例最高。而云南白药7.07亿元广告费虽然从数额上看是最多的,但其占当年营业收入的比重只有3%。从市值的角度来考察,大市值医药类上市公司的广告费占比都很低。这也透露出市场的一种选择。
  同时,有的企业虽然广告费投放并不多,但其业务推广费却相当惊人,显示出不少医药类企业在产品推广方面的高成本特征。
  【新闻观察:“神药”吹破的牛皮怎么补?】
  今天的新闻观察员是许晓露。在舆论汹汹的莎普爱思滴眼液争议中,广大患者的利益应该是放在首位的。而且莎普爱思并不是一个绝对的个例,它所暴露出的问题存在的较大的普遍性。我们该如何看待这些医药类广告,患者的权益该由谁来保护呢?
  莎普爱思滴眼液使用者中多数是相信了广告,才选择使用这一药物的,有的已使用多年。如今这个“广告宠儿”饱受质疑,使用过这个滴眼液有没有风险,还能否继续使用,没有使用过的早期老年性白内障患者究竟能不能用?广大患者需要尽快得到权威答案。
  生活中,仍有很多人为了治病四处求医问药,尤其是患有慢性病的中老年人,他们对与病痛和死亡的恐惧,使得他们特别容易被某些“神药”广告所蒙蔽。莎普爱思争议再次敲响警钟。一直以来,电视、广播等平台上治疗腰酸腿疼、肾病、心脏病等病症的“神药”广告令人眼花缭乱。有的称是祖传秘方,有的变相宣传疗效,大打“治不好但也吃不死”的擦边球,甚至一些“神药”在被举报后不了了之或改头换面再登场。究其根源在于,药品广告背后巨大的商业利益驱动。而且这次的莎普爱思事件,还暴露出几个部门的监管存在不连续性。目前,我国的药品广告审查归国家食药监部门负责,广电部门负责电视播出审查,而电视播出后则由工商部门监管。希望通过此次事件的发酵,今后各大药企首先真正担负起社会责任,为百姓带来更大的福祉;更希望各监管部门不仅要加大监管力度,而且能联合执法,杜绝擦边球的出现。
  总而言之,我们希望相关监管机构更好担负起公众健康“守门人”的责任,以分秒必争的态度对类似“神药”进行排查,该澄清的澄清、该治理的治理、该取缔的取缔,严惩“神药”背后各类推手,增加其违法违规的成本,形成强大的震慑力。媒体要更多担起社会责任,传播科学健康观念,增强群众辨别能力。只有药品、广告监管到位,提高虚假宣传的违法成本,彻底斩断虚假健康信息传播的利益链,才能根除“神药”生存的土壤,守住公众健康的底线。
  (新媒体编辑:汪珉钰)

热词: 新闻观察 莎普爱思 医药类 企业广告

860010-115802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