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观察:过度输液的背后 2017年11月15日

channelId 1 1 2 9bab3ba8cce74ddf84a885fe4c1b1cf1
联播
视频简介

新闻观察:过度输液的背后

  【辽宁叫停门诊输液 多省市向滥用抗生素“开刀”】
  “能吃药不打针,能打针不输液”是基本的医学常识,也是世界卫生组织的用药原则。在许多发达国家,输液是医生迫不得已才使用的“最后方式”。然而,国内绝大多数医疗机构都设有门诊输液,门诊输液几乎成了中国老百姓的就医习惯,不少人甚至形成了“输液好、输液快”的错误认知。不过,这种情况已经慢慢在转变。去年以来,全国已经有多个省市叫停门诊输液,向抗生素“开刀”,最近,辽宁省也加入到这个行列。对于静脉输液,您究竟了解多少呢?今天的头条,我们就来聊一聊静脉输液。
  静脉输液,也就是老百姓常说的“打点滴”或者“挂水”,是通过静脉滴注输入体内大剂量注射液。近日,辽宁省卫生计生委宣布,全面取消三级以上医疗机构门诊静脉输液,并加强对抗菌药物合理使用的管理,将合理用药作为大型医院巡查主要指标。
  而全国第一个全面叫停门诊输液的省份是江苏。2015年8月,江苏省出台文件要求2016年7月1日起,全省二级以上医院(除儿童医院)全面停止门诊患者静脉输注抗菌药物;2016年底前,全省二级以上医院(除儿童医院)全面停止门诊患者静脉输液。此后,浙江省、黑龙江省也相继跟进。
  除了省级层面外,成都、三明等一些城市也制定了停止门诊输液的文件。其中,三明市从去年4月7号起,全面停止患者门诊静脉输液(儿科除外)。
  一些省市虽未全面叫停门诊输液,但也采取了多种措施限制抗生素的使用。比如,安徽公布53种无需输液疾病清单;江西要求严控门诊输液;北京、上海、深圳的一些医院也采取了取消门诊输液的措施。
  据了解,世界卫生组织提倡“能口服就不注射,能肌肉注射的就不静脉注射”的用药原则。然而在中国,这个原则过去却因为多种原因出现了重大偏差。2012年5月,卫生部发布《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办法》,被称为“史上最严限抗令”。同年8月1号,《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办法》正式实施。一场针对不合理用药的纠偏行动就此拉开大幕。
  药品不良反应 输液占近6成
  国家食药监总局今年4月份发布的《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年度报告(2016年)》显示,2016年,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网络收到《药品不良反应事件报告表》143万份,较2015年增长了2.3%。其中,新的和严重报告数量占同期报告总数的29.6%,与2015年相比增加了1.4个百分点。
  2016年药品不良反应事件报告按怀疑药品类别统计,化学药占81.5%、中药占16.9%、生物制品(不含疫苗)占1.6%,与2015年基本一致。
  按照药品给药途径统计,2016年药品不良反应事件报告涉及的药品给药途径分布中,静脉注射给药占59.7%、其他注射给药(如:肌内注射、皮下注射等)占3.4%、口服给药占33.7%、其他给药途径(如:外用、贴剂等)占3.2%。与2015年相比,总体给药途径分布无明显变化,静脉注射给药仍然占绝大多数。
  输液风险多 一般用于急危重症
  专家介绍,静脉输液是公认的最危险的给药方式,可能会发生输液反应、肺水肿、静脉炎、过敏反应、体液平衡紊乱以及医源性感染等情况,加之输液时药物直接进入血液循环,所以不良反应往往出现得更快、更严重。而输液过程中不溶性微粒可能导致的栓塞、肉芽肿危害等则又是缓慢的、长期的发生过程,可引起组织损伤、器官病理改变甚至死亡。
  过度输液还会导致患者严重的耐药性,抗菌药物的滥用增加了耐药细菌的产生,甚至最终演变为令人谈之色变的“超级细菌”。
  专家表示,需要输液治疗的一般属于急危重症,需要急诊甚至住院治疗。以抗菌药物为例,对于轻、中度感染的大多数患者,应予口服治疗,不必采用静脉或肌内注射给药。特殊情况才静脉或肌内注射给药,如不能口服、消化吸收差、药品无口服剂型、需在感染组织或体液中迅速达到高药物浓度以达杀菌作用、病情进展迅速等。
  【新闻观察:过度输液的背后】
  全国已有江苏、浙江、黑龙江等多个省份叫停门诊输液,辽宁成为最新的一个,你怎么看?
  “能吃药不打针,能打针不输液”,这是个医学的基本原则,但在现实中,为什么却往往被抛在了脑后,出现了“输液依赖症”呢?这是多方面的原因造成的。很多患者盲目迷信输液“疗效好、治病快”,忽略了输液的风险,如果医生不给输液,还会责怪投诉医生; 而很多医生为了避免医患矛盾,不敢坚持自己正确的主张,有的让患者自己选择,有的干脆顺水推舟,满足了患者的“选择权”。当然,以药养医的旧医疗模式也为过度输液提供了滋生的土壤,现在国内很多药厂研发的药物都是输液,几乎没有肌肉注射的。
  而在国外,像国内那样几百上千人集体输液的壮观场面,是看不到的,也是不可想象的。因为你能走着进来,就没有资格挂水,要输液去急诊。这个做法的依据来自于世界卫生组织的用药原则,静脉输液是公认的最危险的给药方式,容易引起严重的药品不良反应,一般用于急危重症,而且在输液过程中需要对患者进行全程严密的监护。
  实际上,从2012年开始,我国就出台了号称“史上最严的限抗令”,就是限制抗生素的使用,后来多个省份取消门诊输液,被认为是一次重大的医疗纠偏。但是,时至今日,要改变这个长期的痼疾,看来绝非易事。
  我认为关键点还是在于医药卫生常识的普及,可以从社区做起,从娃娃抓起,真正让 “能吃药不打针,能打针不输液”这个医学常识“入脑入耳入心”。还有一个关键是医院和医生的把关,真正从科学出发,来决定和规范什么时候需要输液,这就需要赶紧制定国家标准,不能只是让少数医院、少数医生背负责任。
  (新媒体编辑:李珂)

热词: 新闻观察 过度输液的背后

860010-115802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