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观察:孩子的问题究竟应该给谁“看病”? 2017年11月13日

channelId 1 1 2 c237f18878bb4a9495e200fd614d7cf7
联播
视频简介

新闻观察:孩子的问题究竟应该给谁“看病”?

 【“幼有所育 ”怎么育?】
  “携程亲子园事件”发生后,受到社会广泛关注。在呼吁尽快填补机构监管漏洞之外,更多讨论聚焦于其折射出的我国3岁以下托育服务严重供给不足的现实。记者调查发现,一方面,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带来托育需求持续增加;另一方面,托育机构匮乏、标准制度缺失,监管部门混乱,托育市场“发育不良”现状凸显。党的十九大报告把“幼有所育”作为保障和改善民生的重要内容。“幼有所育”谁来育、怎么育,已成为公众关注的问题。
  中国婴幼儿入托率仅为4.1%
  据权威部门统计,全国婴幼儿在各类托育机构的入托率仅为4.1%,远低于一些发达国家50%的比例。“入托无门”成为很多0岁到3岁幼儿家长的心病。据上海市妇联2017年初的调查,88%的上海户籍家庭需要托育服务,上海有超过10万的2岁儿童需要托育服务,而上海市集办系统与民办系统合计招收幼儿数仅为1.4万名。面对规模极其有限的托育市场,家长们的选择充满无奈。多位家长反映,少数具有办学许可的民办托儿所,硬件一般,名额却长期供不应求;一些在工商部门以“教育咨询”名义注册的早教机构,实际是违规从事婴幼儿日托服务,随时有关门风险;而家庭作坊式的托育点,卫生、消防等方面可能存在安全隐患,威胁到孩子人身安全。
  托育市场“发育不良”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我国托育市场整体面临机构数量不足、服务管理缺失、政策支持不够等问题。首先是公办缺位。在经济体制改革过程中,大量事业单位办的福利性托儿所被裁减。随着二孩出生带来的学前教育资源紧张,很多地方公立幼儿园也陆续取消原本针对两三岁儿童的“托班”,公办托育服务进一步萎缩。以上海为例,2015年全市独立设置托儿所仅35所,比2011年减少21所;在0-3岁80万左右婴幼儿总数中,能上托儿所的只占0.65%。其次是民办缺“路”。据了解,我国托育市场目前尚无明确的审批和管理部门,多地教育部门称,学前教育从3岁开始,0-3岁的托育不归其主管,早已停止发放托儿所牌照。一些创办者由于拿不到教育许可,转而去工商部门以“教育咨询机构”名义办理营业执照,把托班先开起来。但工商部门又表示,教育咨询机构不具备提供午餐、全日制托育资格。复杂的创办流程让民办机构望而却步。还有就是,标准缺失。由于缺乏准入、评定、考核等标准,市场上托育服务的质量参差不齐。记者调查发现,相当多托育点设置在居民区内,师资力量有的靠无保育资质的家政保姆。而如果按照幼儿园建设标准,很难有企业点、社区点能够达标。
  专家建议:政府主导民办同步
  有专家表示,近年来,我国托育服务供给长期处于“部门缺位、市场失灵、社会失职、家负全责”的失衡状态,当务之急是将托育服务上升为国家行为,将托育服务纳入国家和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规划,明确具体负责职能部门,利用整合卫生计生、教育、民政、人社、税收、工商等部门资源,为发展提供良好环境。
  【新闻观察:孩子的问题究竟应该给谁看病?】
  国伟你好。我不知道你前两天有没有看这个携程亲子园的视频。涉事幼教人员的做法真的可以说是令人发指。那么我们究竟该如何保护孩子的安全,让这些孩子能够健康地长大。对此你有什么意见呢?
  讨论今天这个话题,我想先问一个问题。出现携程亲子园这样的情况,我们究竟应该给谁看病?到底是哪里出现了问题,才造成了这样的局面?为人父母,我们想的都是把最好的东西给我们的孩子,吃的,用的,穿的,带的,所有的东西都不能落于人后。因为他们是家中爱的凝结,可以说集合了全家所有人的爱意。我们在涉及孩子的食品安全、用品安全等问题上都设计了高标准,目的就是为了保证他们的健康成长。然而到了跟孩子接触时间最多,负责孩子启蒙教育、基础性脑开发、初期性格塑造的幼教老师或者保育阿姨这里,却在很多地方演化成了有人帮我安全地带孩子就可以。我个人觉得这里面是存在着社会性的成因的。这个成因可以归结成两个方面,第一个方面是长期以来大家对保育员、幼教老师这个职务标准的忽视。携程事件之后,暴露出来的是这个行业里很多地方因为招人困难,所以根本没有严格的筛选标准,只要肯干就可以。这也就造成了幼教从业人员的良莠不齐。而另一个方面也是更主要的方面,是大家对幼教观念性地缺陷。很多人都有这样的观念,我努力赚钱,给孩子上贵的上好的幼儿园,这样就可以了。但对于好的标准到底是什么?没有人说得出来,本质上你去问家长,第一个回答的问题还是能让我孩子安全地有地待着,有人看着就可以。这其实是个很无奈的选择,但同时也是一种自我伤害的选择。本质上还是对幼儿教育的一种轻视。最终形成了一种幼教内容水平没有标准、幼教从业人员没有标准、家长要求非常基础原始却已然没有保障的现状。我觉得治疗这个问题,不仅仅是幼教从业人员,是整个社会都要看病。
  那么我们到底该怎么做才能改变这种状况呢?我觉得立法定则和观念引导应该双管齐下。立法定则,是从国家法规的层面上对这个事情给予标准化、法律化,对从业人员的工作内容和工作职责从立法的层面进行细化规定,让大家有了一种敬畏之心,这是法律规定的,违反了就要受到严格的惩罚。同时,另外一个方面,要做好全社会的观念引导,不仅仅是现阶段孩子的父母,包括我们所有人。别再只顾着给孩子用好的东西,却忘了跟他的保育阿姨做足够的沟通。不要在轻视幼儿教育的从业人员,他们的工作关系所有人的未来,是非常重要的。对于一些家庭选择一方暂停工作,陪伴孩子的成长,我们的社会是不是也给予了足够的接纳度,从职业保护的角度做好了规定,让那些为了孩子成长短期停止社会职业工作的父母可以实现安心地陪伴孩子成长和放心地回归社会,这是需要整个社会的观念调整和配套制度完善的。既然孩子是我们的未来,是我们所有人爱的焦点,那么请为了这个焦点多做点实际的事情,最根本地是观念的改变,最有效的是法制的配合完善。
  (新媒体编辑:李珂)

热词: 新闻观察:孩子的问题究竟应该给谁看病?

860010-115802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