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观察:司法解释明确侵犯个人信息定罪量刑标准 2017年05月10日

channelId 1 1 2 16575bcb677a47958341a3ad12bc8340
联播
视频简介

新闻观察:司法解释明确侵犯个人信息定罪量刑标准

  侵犯个人信息如何定罪量刑?

  昨天(9日),最高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两高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司法解释明确了“公民个人信息”的范围,“非法提供、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的认定标准等内容。其中,非法获取、出售或者提供公民个人信息,具有“违法所得五千元以上的”等情形之一的,即可入罪。解释将自6月1日起施行。

  泄露行踪轨迹信息50条即构成犯罪

  据介绍,公民个人信息的类型繁多,行踪轨迹信息、通信内容、征信信息、财产信息、住宿信息、交易信息等公民个人敏感信息涉及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被非法获取、出售或者提供后极易引发绑架、诈骗、敲诈勒索等关联犯罪,具有更大的社会危害性。

  解释明确“公民个人信息”,是指以电子或者其他方式记录的能够单独或者与其他信息结合识别特定自然人身份或者反映特定自然人活动情况的各种信息,包括姓名、身份证件号码、通信通讯联系方式、住址、账号密码、财产状况、行踪轨迹等。

  基于不同类型公民个人信息的重要程度,《解释》分别设置了“五十条以上”、“五百条以上”、“五千条以上”的入罪标准,以体现罪责刑相适应。也就是说,非法获取、出售或者提供行踪轨迹信息、通信内容、征信信息、财产信息五十条以上即构成犯罪。

  非法出售公民信息获利超过5000元最高可判三年

  两高方面表示,出售或者非法提供公民个人信息往往是为了牟利,基于此,《解释》将违法所得五千元以上的,即构成犯罪,最高可判三年。

  “内鬼”作案加倍处罚 

  现实生活中,一些掌握公民个人信息的内部工作人员泄露公民个人信息的案件也是时有发生,新的司法解释对“内鬼”作案加大了惩治力度。

  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主任 颜茂昆:公民个人信息泄露案件不少系内部人员作案,诸多公民个人信息买卖案件也可以见到“内鬼”参与的“影子”。为切实加大对此类行为的惩治力度,《解释》明确,“将在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者提供给他人”的,认定“情节严重”的数量、数额标准减半计算。

  司法解释还明确,曾因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受过刑事处罚或者两年内受过行政处罚,又非法获取、出售或者提供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人屡教不改、主观恶性大,《解释》将其也规定为“情节严重”。

  网站泄露公民个人信息要担责

  颜茂昆介绍,当前,不少网络运营者因为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的需要,掌握着海量公民个人信息,这些信息一旦泄露将造成恶劣社会影响和严重危害后果。对此,《网络安全法》明确了网络信息安全的责任主体,确立了“谁收集,谁负责”的基本原则。其中,第四十条明确规定:“网络运营者应当对其收集的用户信息严格保密,并建立健全用户信息保护制度。”

  “人肉搜索”提供个人信息属非法 

  司法实践中,一些网友未经权利人同意,即将其身份、照片、姓名、生活细节等个人信息公之于众,进行所谓的“人肉搜索”,那么这样的行为如何认定,此次司法解释也首次进行了明确。《解释》规定:“向特定人提供公民个人信息,以及通过信息网络或者其他途径发布公民个人信息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规定的‘提供公民个人信息’。

  新闻观察:司法解释明确侵犯个人信息定罪量刑标准

  个人信息泄露,被人非法使用,已经越来越严重,我们几乎每个人都收到过一些推销电话的骚扰,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都是受害者,这次“两高”出台关于侵犯个人信息罪的司法解释,它的背景和基本特点请你为我们做一解读。

  2009年2月28日起施行的《刑法修正案(七)》增设了出售、非法提供公民个人信息罪和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2015年11月1日起施行的《刑法修正案(九)》对相关条款作出修改完善,将“出售、非法提供公民个人信息罪”和“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整合为“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但该罪的定罪量刑标准较为原则,且在一些法律适用问题存在认识分歧,为保障法律正确、统一适用,最高人民法院会同最高人民检察院,在公安部等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制定出台了《解释》。

  我们每个人几乎都遇到过个人信息被泄露,被非法使用的情况,轻则不胜其烦,重则危害了人身和财产安全;为什么这一现象愈演愈烈?很简单,违法成本太低,法律打击的力度太弱,以至于一些人有恃无恐,违法犯法的气焰极为嚣张,这次两高的司法解释,最主要的特点是降低违法入罪门槛,降低了门槛,意味着更加严格、严厉;原来不在入刑范围的进入了犯罪范围,进入了严厉打击的范畴,解释中的50条、500条、5000条的法律审判界限,是针对信息的敏感程度来说的,也就是说,对个人越重要的信息,打击力度越大;我注意到一个条款,在非法提供、获取、出售的各个条数类别中,如果有多项犯罪,但每一单项都没能达到入罪的标准,是可以按比例合并计算,计算后只要如果达到那一条,也是要判刑入狱的;还有就是强调打击“内鬼”,几乎所有的个人信息泄露,都有行业内鬼的影子,如果没有内鬼,信息是很难被泄露的,可以说这次司法解释,涉及面很完整,入罪条件非常严格,犯罪分子一旦被查,几乎很难逃脱牢狱之灾。

  司法解释,是针对案件的判罚的尺度,是源头的治理之法,但我很想说说在前端的螺丝拧紧之后,那在案件的末端呢?也就是说,能否对案件的发生诉告机制上出台更有震慑力的举措呢?比如,我们几乎天天在受着莫名其妙的商业电话营销的骚扰,这些电话无一例外都是信息泄露的结果,应该有一个简便的报案查处机制,我接到营销电话,马上可以报案,就算这个来电者违法没有达到定罪标准,那至少是一条重要线索,循着这条线索追查下去,一定能找到源头上的犯罪嫌疑人;再说,对这个非法电话,完全可以做出停机处罚,甚至计入严重的征信污点,罚他几年之内不得办理手机和其他通信设备,源头治理,末端严控,侵犯个人信息的犯罪一定能够被遏制。

  (新媒体编辑:王琳)

热词: 新闻观察 司法解释 个人信息 定罪量刑

860010-115802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