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观察:器官捐献“卡”在哪儿 2017年04月01日

channelId 1 1 2 a91e171c4c094bfe88e693284fcba32c
联播
视频简介

新闻观察:器官捐献“卡”在哪儿

  器官捐献背后的喜与忧

  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昨天(31日)公布的一组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登记捐献遗体和器官的志愿人数达10万余人,与2010年的1千多人相比,7年增长了近100倍。当生命不可挽救时,“自愿、无偿”捐献能用的器官,让生命以另外一种方式延续,正在成为越来越多人的主动选择。然而,器官捐献,这项在21世纪才在我国起步的事业,发展之路依然任重道远。今天的头条,我们就来关注我国器官捐献事业背后的喜与忧。

  2月23日,哈尔滨市一女子因车祸脑死亡,在生命垂危之际,家属一致决定做公民身后器官移植捐献,四名患者因此重获新生。

  今年53岁的生立军就是其中的一名幸运者,30年前感染乙型肝炎,2016年末突然吐血被送到医院,诊断发现,肝炎已经发展成肝硬化,生命最多维持一年,肝移植是他最后的希望。24日下午3点,生先生被推进手术室,20多名医护人员奋战近8个小时,肝移植手术顺利完成。

  哈医大二院普外科一病房主任 崔云甫:现在有这样的技术,就特别希望我们国人有这样一个传统观念的变化,(器官捐献)也是生命的一个延续,我想这是一个非常有大爱精神的。

  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公布的数据显示,近年来,我国登记器官捐献的志愿者人数正呈几何级数在增长。2010年:1087人;2014年:22660人;2016年,10万4538人,过去7年间,通过书面或网络途径在我国登记捐献遗体和器官的志愿者人数增长了近百倍。截至2016年底,登记人数累计达到16万9860人。

  在志愿者捐献登记数量激增的同时,实际捐献数量也明显增加。据统计,截至2016年底,全国累计实现逝世后器官捐献9996例,捐献器官27613个。其中,2016年实现捐献4080例,捐献器官11296个,实际捐献数量比2015年度增加47.5%。

  在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副主任侯峰忠看来,器官捐献志愿登记与实际捐献数量双增长的背后,是人体器官捐献政策制度的逐步建立、机构队伍的逐渐壮大,这些助推人体器官捐献工作走上了法制化、规范化轨道。

  2016年5月,我国建立了多部门协作的人体捐献器官转运“绿色通道”,将器官转运环节对器官移植患者的质量安全影响减少到最低程度。经过一段时间的实践,公开透明的器官捐献与移植过程,让更多心有善念的人增强了信心,也赢得了世界卫生组织的积极评价。

  不过,尽管我国公民逝世后人体器官捐献百万人口捐献率已从2010年的0.03上升到2016年的2.98,增长近100倍,但考虑到13亿人的人口基数,我国的器官捐献率仍然较低,在世界上处于中下水平。

  据估计,我国每年大约有30万的器官衰竭患者需要进行器官移植,而每年实现的器官移植手术只有1万多例,从约1:30的供需比来看,器官短缺依然严重,很多生命仍在苦苦等待。

  侯峰忠认为,除受传统观念束缚外,器官捐献率低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公众对器官捐献的认知程度不够。比如,认为“登记了就要捐献”,就是器官捐献登记的一大“拦路虎”。事实上,登记捐献与实际捐献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最终能否捐献,需要由医学专家评估后决定。每100个逝世的人中,大约只有1人可能符合捐献的医学条件。

  一项器官捐献公众意愿调查结果显示,83%的参与调查者愿意成为器官捐献志愿者,56%的人不愿登记成为志愿者的原因是“不知道在哪登记或手续太繁琐”。

  业内人士表示,公众知晓程度不高,反映出器官捐献与移植的科普宣传力度不够,也暴露出各地器官捐献与移植系统普遍存在的服务能力不足、管理体系滞后等现实困境。此外,国家层面缅怀、激励机制的缺失,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公众捐献器官的积极性。

  新闻观察:器官捐献“卡”在哪儿

  今天的新闻观察员是许晓露。器官捐献巨大的供需落差,反映出大多数人“不敢捐,不想捐,不能捐”的真实想法。要如何打破这种中国式的器官捐献困境?

  国家卫生计生委六年前曾做过“公众对器官捐献态度”的调查。在反对器官捐献或自己不愿意器官捐献的理由中,“认为死后要留全尸”的选择频率最高,占到33.1%,但这个选项并非处于绝对优势。高达30.1%的受访者是担心捐献出去的器官会造成器官买卖,几乎与“死后要留全尸”比例相当。此外,超过20%的受访者是因为对器官捐献还不够了解,所以投了反对票。由此可见,巨大供给缺口的背后,除了传统伦理观念的束缚,“医学之外”的细节成为不容忽视的障碍。只有消除捐献者诸多“后顾之忧”,才能挽救更多濒危生命。

  首先,器官捐献者和受捐者的隐私应得到充分尊重。按照国际惯例,对器官捐献者、受捐者实行“双盲”制度,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杜绝器官买卖,并避免双方受到不必要的压力和骚扰。但据报道,有捐赠者家庭被人质疑“买卖器官”,也有明星去世并捐赠角膜后信息被漫天炒作,捐受双方家庭不胜其扰。关注器官捐献,绝不是“窥探隐私”。其次,在供求严重失衡的情况下,紧缺的器官供体资源如何公正、公平地分配到真正有需要的人身上,一直是人们对器官捐献的关切之一。未来,在严格保守捐赠人隐私的前提下,诸如供体数量、类型等诸多信息,应当进一步公开透明,便于社会监督。

  遗体器官捐献体现出捐献者崇尚科学、挽救生命和人道、博爱、奉献的精神境界,特别值得我们感恩。同时,遗体器官捐赠也对医学教育研究、救死扶伤,还有移风易俗、殡葬改革,都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作为一项代表着现代文明和先进生命观念的社会公益事业,人体器官捐献显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从机制的完善到观念的转变,都非一日之功。期待全社会共同关注并尽力解决其中存在的问题,让生命接力成为一种自然而然的选择。

  (新媒体编辑:王琳)

热词: 新闻观察 器官 捐献 登记 遗体 志愿

860010-115802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