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观察:过度医疗 2016年12月13日

channelId 1 1 2 ad6579312d0d4ad0b6b88dd68cb71db2
联播
视频简介

新闻观察:过度医疗

  德国医生尤格·布来克写的《无效的医疗》最近在医学界广为流传,有数据显示,在美国,40%的医疗是无效的。在国内一些医务工作者看来,过度医疗的问题现在也充斥在几乎所有科室的方方面面之中,背后既有为医院创收的动力,也有自身规避医疗风险的考虑。针对目前肿瘤高发、心血管病多发的现状,我们该如何正确面对各种各样的治疗手段呢?一起来关注过度医疗背后的秘密。

  输液迷信仍大有人在

  资料显示,临床医学非常复杂,每个患者的情况都不一样,即使是同一种病也有不同的表现,同一种病的不同时期治疗方法也不同。众所周知输液疗效快,于是在某些医生们的最终诊断上往往会写上建议进行输液,同时医生们还会以一个专业人士的口吻告诉病患者,目前最好的治疗方式非输液莫属,如果选择只是服用口服药物,很可能达不到快速治疗的效果。极个别基层医疗机构的医生还会用无可质疑的语气告诉病患,口服药物可以开,但是只有输液才是唯一的治疗方式。

  事实上,如果过度输液,没有被杀死的病菌很容易自我慢慢成长。即使病菌耐药性突变率很小,且不会致病,但由于长期隐藏在体内,将产生更大的抗药性,长此以往输液治疗可能对于过度输液的病人来说疗效甚微。既然医生心里明白过度医疗的危害,那为什么不少医生在治疗感冒这样的小病时,也要给患者挂水呢?不少医生坦言,因为病患以及病患家属的意愿无法抗拒。

  肿瘤治疗:全局考虑才能走出误区

  肿瘤高发,有多少家庭因癌致贫,公众和媒体很关心现在的癌症治疗是否过度诊断、过度治疗的问题。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教授、中国肿瘤基因组协作联盟秘书长吕有勇表示,癌症患者生存期的个人差异很大,不能因为某个人手术和化疗后效果不佳,就否定这种治疗手段。是否过度医疗,这个需要用科学数据说话,因为人类现有的认识肿瘤的知识还非常有限,但手术、放疗和化疗这三种基本手段也是经过近200年的探索逐步发展成熟的,总体上是科学和合理的,不能从个体上理解或推测并加以否定。在医生看来,在病人不断增加的背景下,我们还必须要认识到,我们的医疗资源是严重不足的,虽然存在个别过度诊治的现象,但更严重的是治疗不足的问题,很多肿瘤患者没有得到应有的治疗

  做不做支架谁说了算?

  当冠心病发病率提升,人们对心脏支架的关注也远不止于“滥用”和“暴利”的疑问。当前治疗冠心病的主要手段是心脏搭桥手术或心脏支架手术。但心脏搭桥或支架究竟谁说了算?医生提醒,其实支架并非适合所有冠心病患者。患者不能单纯从“喜好”来选择治疗手段,必须严格遵从手术适应症。否则不但得不到较好的治疗,还要承担高昂的费用。医生强调,心脏支架不是一劳永逸的冠心病治疗方法。因为冠心病病人的冠状动脉已经出现了病变,因此做支架只能排除其目前导致心肌梗死最危险部位的风险,但是如果他的心血管依然在继续恶化,继续出现其他地方病变,还要继续放支架。目前,临床治疗冠心病不仅支架和心脏搭桥还有药物。

  过度医疗背后有“苦衷”

  事实上,在一些医务工作者看来,过度医疗的问题充斥在几乎所有科室的方方面面之中,背后既有为医院创收的动力,也有自身规避医疗风险的考虑。比如对于像内外科这些手术比较集中的大科室而言,过度检测背后一大原因就是为了规避医疗风险。因为内科的疾病更复杂,医生希望列出众多繁复的检查后尽可能降低病人手术并发症风险,为此也可尽量降低自身的追责风险。

  【新闻观察:过度医疗】

  过度医疗,这个词的意思很容易理解,就是我明明没啥病,却被当做一个重病患者一样治疗了半天。那么这种行为到底有什么样的危害?

  什么造成了过度医疗?

  其实看到今天这个新闻的时候,我个人觉得很有感触。我小的时候,生病需要的治疗很简单,感冒发烧了就是吃片药,再严重的话去找医生打一针,就是我们现在说的这种肌肉注射。花的钱大概也就3、5块钱,病就好了。可现在如果我生病了,我去医院看病,问诊、验血、挂瓶输液,这一趟下来,少说也要一两百块。往往拿到消费账单自己都会吓一跳,看病贵的问题也是一个老问题了。那么,到底是为什么这个看病的花费比过去高了这么多呢?是现在生活水平高了,医药品的价格都提高了,还是病毒也更新换代了,现在要对付更厉害的病毒,花费自然更高?又或者是就诊环境变好了,我们的看病花费也随着有所上升?我想这些可能都是原因,但我个人认为其中有个原因很关键,那就是程序化医疗的花费太高了。患者去看病,医生可能通过简单的问诊就可以判断出病情和病因,但他还是会让患者去抽血化验,因为要确保万无一失。面对屡屡爆出的医患矛盾甚至患者家属暴打医生的新闻,医生显然也不想让自己承担更多的责任风险。于是,为了求责任清晰的程序化医疗就出现了。那么谁是为这些程序化医疗买单的人呢?说到底还是患者要买单。我觉得这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过度医疗的内容。当然,除此之外,输液打点滴的频繁使用,也是一项让很多人诟病的事情,这个里面当然有滥用抗生素引发的一些延续性问题,当然也有为了让治疗迅速见效却忽视治疗方式大小不匹配的问题。过度医疗,其实不仅仅是让患者多花了银子,另一个方面,它也损害了医院医生的信誉,造成了资源的浪费。

  提高精神文明建设水平才能解决过度医疗的根本

  在这里我不想讨论那种恶意的过度医疗。比如某些以盈利为目的的民间系医院,它的目的就是想让你多花钱,这种过度医疗应该是有关主管部门可以去发现并关停禁止的。那我想讨论的是我们在正规的公立医院,医生对患者也是真心帮助的情况。就比如说医生明明心里已经有了判断,还是让患者去验血的情况。我觉得这种情况的过度医疗究其原因还是由于社会诚信的危机造成的,患者对医生的医术医德不够信任,医生对患者的品性也不够信任,于是大家做了这么多过度医疗的事情,为的就是明晰一个责任。所以用个比较高的说法就是我们还是要提高精神文明建设的水平,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过度医疗的问题。在高度可靠的社会诚信体系下,患者和医生能够互相信任,互相理解,真心换真心,这样才是我们应该看到的情况。

  (新媒体编辑:邹倩玮)

热词: 过度医疗 输液迷信 无效医疗 心脏支架 肿瘤治疗

860010-115802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