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观察:大班额难题何时解? 2016年11月15日

channelId 1 1 2 328ba97119664506b360769bb241bd18
联播
视频简介

新闻观察:大班额难题何时解?

  班级里的人数太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这个问题,其实不只学生及其家长有话说,就连老师、学校也大为苦恼。日前,国家教育督导检查组重点检查了今年(2016年)福建提出申报“义务教育发展基本均衡县”的18个县,同时在前三年通过国家督导评估认定的73个县中,抽取8个县进行复查,我市的思明区、湖里区都被抽中,进入复查之列。检查结果显示,“大班额问题”较为突出,思明区、湖里区也都上榜。

  我市思明湖里两区均上榜
  班生额是指一个教学班中额定的学生数量。班生额越小,教师可能为每个学生提供的教育服务和指导越多,教师能够实施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的机会越大。超过标准班生额的即为大班额。(按照教育部规定,幼儿园标准“班生额”为:小班25人,中班30人,大班35人。中小学标准班生额为小学45人,初中50人。)而实际上,很多城市的班生额都超过了这个标准。今年3月,新华社报道,随着越来越多的农村娃进城上学,不少城镇中、小学班级规模超过相关规定,有的学校最大班额达150人。


  而在我们厦门,最近几年,虽然一直加大建设新学校,但建校速度赶不上生源增长的速度。而且大班额问题并非岛内两区独有。近年来,伴随着本市户籍生源和随迁子女的双增长,我市各区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学位紧张。
  原因:生源双增长 学校“挖潜扩容”
  业内人士分析,中小学大班额,是近年来在本市户籍生源和随迁子女双增长的背景下,学校“挖潜扩容”的结果。为了腾出更多的教室,前几年有学校把功能室敲掉,改造成教室。也有学校把老师办公室腾出来,甚至连厕所都拿来改造。为了在教室里排下更多桌椅,有的学校老师的讲台被挤到了墙角,班级卫生角被压缩,有的班甚至连门都关不上。


  有的家长看到教室里人挤人,满腹怨言。可是,学校也很委屈。早几年,上级部门把接收随迁子女的指标下到各区教育局,再由区教育局分配到各校。学校为了完成指标,只能想尽办法“硬扩”。后来,我市公办小学实行“积分入学”,政府又购买了民办学位,学校招完本市户籍生源再根据剩余学位来招收随迁子女,大班额问题相对可控。不过,生源爆满、学位紧张的问题仍然存在。
  而初中实行电脑派位,有的片区初中校少,小学多。中学所对应的片区内小学毕业生爆满,初中校“身不由己”。此外,公办初中还得拿出一部分学位接收民办小学的毕业生,这些指标也是由上级教育部门派到各区。
  制约:学校用地和编制是两大难题
  有家长问:“既然学位不够,为什么不多建一些学校?”行内人士都知道,建学校可不只是有钱就行。更难的是用地和编制两大难题。实际上,最近几年,厦门一直加大建设新学校。只不过,建学校的速度,还是赶不上生源增长的速度。
  不过,还是有好消息值得期待。11月10号,市规划委透露,厦门将规划建设和改扩建9所小学幼儿园,今后还将规划建设更多学校。其中,将规划建设的学校有会展南小学、湖边小学、杏苑小学、后江小学、金桥幼儿园、莲云幼儿园、第五幼儿园;将规划改扩建的学校有厦门二实小和瑞景小学。
  大班额绝不是一个班级多装几个孩子的问题,而是直接关系到义务教育的质量。美国著名教育家格拉斯·史密斯研究认为,班级规模与学生的学习成绩、情感发展有密切关系,班级越小,效果越好。有研究表明,当班级学生规模超过一定的临界值,学生学习的有效性就会大幅降低,甚至丧失。


  我市一名教育界人士指出,如今面对的大班额问题,要解决的其实是如何实现从“有学上”到“上好学”的质变问题。他建议,厦门或许可以参考上海的做法,测算可提供的学位数和有入学需求的随迁子女人数,适当提高“积分入学”门槛。
  【新闻观察:大班额难题何时解?】
  今天(15日)请进演播室的是本台新闻观察员李敦义。大班额问题,是我国教育部门要着力解决的问题,但是,面对着汹涌的学生入学需求,超定额招生不可避免,对于这个问题,你有何评论?
  这是一个刚性矛盾,几乎是无法调和的,学生多,学校少,教室少,怎么办?只好每班增加学额,于是出现大班现象。
  当前部分学校学额超标是暂时的无奈
  在这里,我们就不再来谈班级小,教学效果好这样的道理了,因为这人人都懂,问题是我们现在面临的是“有学上”和“上好学”的矛盾,在“有学上”还没有解决的情况下,想“上好学”是无法实现的。
  目前争取“有学上”是教育公平的要求
  说前提,假设一个城市,在当下无法提供更多的学生座位,也就是说无法提供足够的学额空间的情况下,为了解决学生“有学上”的问题,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增加每个班级的学额,增加每班的人数,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先“雪中送炭”,然后再加大投入,解决土地问题,多建学校,逐渐稀释超额的班级人数,“锦上添花”,达到规定的学额标准,在教育公平问题上,只能是走这条路。因为解决班级学额达标的问题,只能是循序渐进的过程,我们不能奢求一个城市在一夜之间就能建起完全达到需求数量的学校,在这个问题上,愿望再美好,检查再严格,从实际出发,学校适度超额,是目前解决教育公平的几乎是唯一选择。
  当然,我们还有一条路,那就是上海模式,提高积分入学的门槛,减少外来员工子女的入学数量,这个办法我们一看就明白,这是挤压了随迁子女的入学额,损害的是随迁子女受教育的权利,因为这并没有增加学额,而是挤出去了一批随迁子女,并没有做到在现有条件下最大限度地实现教育公平,我认为它是不可取的。
  争取在不远的将来达到国家的学额标准
  现在在观察一座城市的房地产发展趋势的时候,有一个重要指标,就是观察这座城市学校学生的增加情况,增加的越多,学额越紧张,就说明这座城市流入的人口越多,说明这座城市的经济发展越有活力,很幸运,厦门就属于这类城市,如果厦门学额持续紧张,至少是喜忧参半,城市持续的人口流入,增强了城市的发展劲头,这是大好事,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全力建设更多的新幼儿园,新学校,优化教育的条件和环境,争取在不远的将来,达到教育部规定的学额标准。
  (新媒体编辑:陈乃嘉)

热词: 大班额问题 大班 义务教育 超过标准班生额 教育 厦门市

860010-115802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