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国理政新实践·重庆篇]一条路带活一个贫困村

发布时间:2016年10月31日 16:37 | 来源:华龙网-重庆日报


  【摘要】 作为市级贫困村,半溪河村有建卡贫困户69户220人,其中80%贫困户聚集在白露片区。白露片区地理条件特殊,距离南川城区直线距离不足5公里,但居民分布在海拔600米至1300米的山坡上,要出山进城,起码要走两个小时以上。

  “慢走哦,下回再来耍。”10月26日下午,南川区南城街道半溪河村白露片区村民韦述华送走了7位游客——仅中午一餐饭,他就收入上百元钱。

  “在家门口就能找钱,过去做梦也没想过。”韦述华说。

  这样的改变,源于一条农村公路。这条路从韦述华家一直通到山脚下,安全护栏沿坡而立,改变了当地村民祖祖辈辈靠双腿爬坡上坎出行的历史。韦述华说:“这就是我们的‘致富路’。”

  6米宽油化路直通城区

  作为市级贫困村,半溪河村有建卡贫困户69户220人,其中80%贫困户聚集在白露片区。白露片区地理条件特殊,距离南川城区直线距离不足5公里,但居民分布在海拔600米至1300米的山坡上,要出山进城,起码要走两个小时以上。

  受制于交通因素,白露片区居民一直“面朝黄土背朝天”,过着传统的农耕生活,不少年轻人无法忍受贫困,外出打工,不愿返乡。

  去年,扶贫“第一书记”王世平进驻半溪河村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走访白露片区摸底寻穷根。“山高路陡坡险,车子开不进去,摩托随时可能翻跟头。”王世平回想第一次去的情景,至今印象深刻,“在离城这么近的地方,居然还有这样贫穷的农村。”

  经过一个多月的深入调研,以南川区人大常委会主任康纪强为队长的扶贫工作队,为白露片区制定了脱贫攻坚规划。头一件大事,就是修路。

  但是,规划的环山路,约8公里,涉及200多户村民的林地、土地,没有补偿款,谈何容易?韦述华当时就是“钉子户”,他指着家门不远的柴烧林:“占我们几兄妹6亩林地,哪个舍得?”

  但村主任刘高友骑着一辆破摩托,来回上百趟,磨破了嘴皮子,硬是做通了所有人的工作。去年国庆公路动工那天,400余名群众代表投工投劳。今年7月,6米宽的油化路直通县城。

  “我现在送娃上学,坐个摩托15分钟就到了。”韦述华妻子黄秋芳有些不好意思,“当时占地时,我确实有点想不通,现在看来,还是划得着。”

  村民尝到甜头

  由于离城近、海拔高,路一修通,到村里休闲旅游的人就络绎不绝。黄秋芳家的大坝子,更是到深更半夜仍有人烧烤、歇凉。

  见此情景,黄秋芳将自家种的包谷、土豆拿出来,中午或晚上做一顿简单农家饭,按每人10至20元收费,收入远超过去。如今,韦述华打算开家农家乐,因为缺乏启动资金,他正在争取村委会的帮助,通过引进业主合作共建。

  受益的不止韦述华一家。贫困户崔维忠一家一直住在破旧的土房里,路修通后,借D级危房改造政策,他家的新房子已修起了大半。“路修通了,材料运得进来了,不然想都不敢想。”崔维忠说,等房子修好了,弄个农家乐,再也不用外出打工了。

  道路修通两三个月时间,返乡村民就超过200多人。在这样的势头下,区交委积极支持,再修建了18公里的社道,实现了白露片区5个社之间的连通;此外,6公里入户水泥路直接修到农户院坝,并实现了与周边4个村的连通。“原来是处处断头、处处不通,现在是四通八达的‘致富路’。”崔维忠感慨。

  “我们相信日子会越过越好”

  开山劈石修路,带活了半溪河村最贫困的区域,也改写了当地村民的生产生活状态。

  当地云雾茶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就曾得过国际金奖。“我们是守着宝贝过穷日子。”崔维忠说,因为出行不便,没有商贩上门收货,外销又困难,当地2000亩云雾山茶,无一户村民种植,仅南川一家企业艰难维系,影响日渐式微。

  如今,该村引进茂健茶叶种植专业合作社,建起了茶叶产业示范基地,带动村民发展云雾茶;市农科院作为当地对口扶贫单位,免费为村民分发10万株茶树苗,并提供全程技术支持。崔维忠说:“种植有人指导,茶叶有业主兜底收购,我的底气更足了。”

  200亩规模的猪腰枣基地也已经成型。贫困户刘高贤到猪腰枣基地打工,一个月收入1000多元。走在平坦的农村公路上,她脚下生风,“这路通了,土地租金高了,等猪腰枣卖出去了,我还有分红,我真是觉得有使不完的劲。”

  今年9月10日,南城街道半溪河村召开贫困户“我要脱贫摘帽”誓师大会,45名贫困户主动带头向村委会递交脱贫申请,并按上红色指拇印,“我们相信日子会越过越好!”

  (新媒体编辑:王琳)

channelId 1 1 1
厦门广播电视集团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