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常态•光明论】闽宁携手脱贫20年秘诀何在

发布时间:2016年08月12日 17:08 | 来源:光明网


  “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风吹石头跑”的宁夏景象不再有,取而代之的是红瓦白墙、小楼鳞次栉比、宁夏民众脸庞上的幸福感……

  “1997年我来到这里,被当地的贫困状态震撼了,下决心贯彻党中央决策部署,推动福建和宁夏开展对口帮扶。”习近平总书记表示。而今,闽宁携手20周年,习近平再访宁夏,感慨地说:“看到你们开始过上好日子,脸上洋溢着幸福,我感到很欣慰。”

  宁夏作为西部地区、民族地区、革命老区、欠发达地区如何与全国实现同步走?闽宁双方又是如何创新合作模式,一同携手发展20年?

  每年一个约会 :联席推进机制

  东西协作扶贫始于国家“八七”扶贫攻坚计划。“发挥制度优势,构建政府、社会、市场协同推进的大扶贫格局”是我国扶贫工作的特色,东西协作,就是这一体系中以共同富裕为初心,政府主导、全社会参与的中国特色战略。

宁夏相继“孵化”多个闽宁示范村(图片来自网络)

宁夏相继“孵化”多个闽宁示范村(图片来自网络)

  1996年,党中央、国务院做出开展东西部扶贫协作的重大战略部署,闽宁合作由此起步。当时,时任福建省委副书记的习近平任组长,牵头负责对口帮扶宁夏工作。

  1997年,来宁夏扶贫的习近平深入调研,启动一项根本性工程“移民吊庄”,让生活在“一方水土养活不了一方人”的西海固群众,搬迁到这里。习近平将它亲自命名“闽宁村”,并预言,“闽宁村现在是个干沙滩,将来会是一个金沙滩。”

  20年过去了,当初的闽宁村早已脱胎换骨,不再是当初的模样,闽宁村升级为了闽宁镇,村民收入翻了20倍。

  一个在东南沿海,一个在西北内陆,距离近三千公里。闽宁双方好比在天际遥遥相望的牛郎织女,如何能够做到携手二十年,实现优势互补、互利共赢,成为我国东西部省区扶贫协作的典范?

  “福建宁夏相隔这么远,经济差异这么大,将两地的发展真正融合在一起,其实并不容易。”福建省党委书记尤权坦言,“当时习近平同志负责这项工作,他亲自到宁夏调研,后来就确定了每年闽宁开一次联席会议。”

  在尤权看来,联席会议是一种非常好的形式,通过这种形式将协作关系固定下来,更为科学化。两个省会之间可以确定合作的大方向、政策以及重要的项目。

  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书记李建华也十分看好这一机制。李建华表示:“20年来,两省区坚持每年召开一次联席会议,从未间断过,共同研究对口帮扶事项,共同推进协作任务落实,共同解决扶贫开发重大问题,对口帮扶年年都有新举措、新成果。”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当前我国农村贫困状况的显著特征就是东部地区贫困程度较轻、西部地区贫困程度很深。东西部协同发展并非是一个短期任务,而是需要一个长期的、综合性的清醒认识。因此,在新形势下,东西部协同发展的省会不妨来个长长久久的约会?

  相伴而行:点对点、一对一的结对帮扶

  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总有些原因会让对的人与你擦肩而过。闽宁扶贫中采用了点对点、一对一的结对帮扶方式,将扶贫精准落在实处。避免了这样的“错过”,相伴而行。

  20年来,福建省始终把对口扶贫协作作为一件大事,全方位对宁夏开展对口帮扶,累计无偿援助资金12.8亿元,帮助完善基础设施、扶持产业发展、保障改善民生、兴办社会事业。20年来,西海固地区各项事业取得长足进步,GDP增长20多倍,地方财政收入增长67倍,农民收入增长11倍。

  能取得这样的成绩,与点对点、一对一的结对帮扶方式有非常紧密的关系。

  尤权表示,双方协作制度中最为主要的是市、县结对帮扶。福建从沿海的福州、莆田、泉州、厦门、漳州这五个市中,选择了30个比较发达的县(市)来对口支援宁夏的西海固地区,也就是现在的固原、中卫、吴忠三个市8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和红寺堡区。同时,两地的发改委、卫生厅、文化厅,包括工、青、妇等部门也需要建立对口协作关系。

  尤权认为,其目的在于方便双方直接交流,能够动员两省的社会力量,同时也能提高相关部门对于经济社会发展的管理协调能力。

  记者了解到,20年来,闽宁结对帮扶的内容和领域不断拓展,通过实施帮扶项目、技能培训、产业配套建设、援助困难群众等,帮助贫困地区和贫困群众脱贫致富。

  爱,就是一同成长:产业带动机制

  爱它,更要让它拥有能够飞翔的羽翼,可以看到更远、更加广阔的世界。闽宁的扶贫方式在渐渐转变,开始由给钱给物的“输血”式扶贫转变为以发展产业为重点的“造血”式扶贫。

  “种蘑菇?见都没见过,卖给谁?”习惯靠天吃饭的农民发问。1997年时任福建农林大学菌草研究所所长、有着“菌草之神“之称的林占熺被福建省派到了宁夏彭阳县。在一片质疑声中,他带领着团队与村民一同技术攻关,培育出了宁夏的“本土蘑菇”。

  为了推广这一技术,林占熺一行人在闽宁镇建了示范点,先后有120多名教授和技术骨干在此安营扎寨,并将蘑菇的样品推广到包头、兰州、西安、上海等地。自此,菌草成为宁夏贫困地区依靠科技增收的一个重要项目。

  同样的情景在宁夏的其他地方上演。一批批产业和技术人员从福建奔赴宁夏发展资源开发型、劳动密集型和能带动千家万户脱贫致富的农副产品加工等项目。除此以外,两省区还共同建设了闽宁产业园区。

  “这些产业项目在宁夏落地,也使当地贫困群众的科技意识、思想观念和经营理念发生了转变,自我发展能力明显提升。” 宁夏回族自治区扶贫办主任董玲说。

  李建华介绍,这些年来,福建省累计帮助宁夏发展马铃薯、硒砂瓜、中草药等特色农业82.6万亩,草畜养殖7.5万头(只);在宁夏9个县区建立食用菌示范点,发展菇农1.7万户,带动户均增收8000元;一批冷藏库、技术培训中心、信息服务平台等配套援建项目相继建成投入使用。

  20年来,福建省将人才、资金、技术、经验输送到了宁夏,结合宁夏贫困地区的土地、特色农产品和劳动力资源,通过招商引资和产业项目落地,积极培育发展宁夏的特色产业和支柱产业,增强经济内生动力,走出了一条以市场为导向、产业带动、扩大就业、促进增收的脱贫之路。

  不单单是个人的事:社会参与机制

  “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我更乐意将此时的闽宁比作有着一纸姻缘的爱人,悠悠岁月,20年不离不弃的相伴绝非仅有彼此,还有整个家族以及各自的朋友。

  在闽宁对口扶贫协作中,不可忽视的还有来自社会的力量——社会参与机制。

  根据数据显示,两省区的妇联组织募集资金916万元,联合实施了“母亲水窖”等项目;福建企业家义利并举,捐款捐物超过1.3亿元;高等院校联合开展课题研究、人才培养等合作;福建各行各业吸纳4万多宁夏人稳定就业,年劳务收入超过10亿元。

  20年来,福建省委、省政府和社会各界大力支持宁夏贫困地区抓好基础设施建设,帮助建成160个闽宁示范村,新建学校236所,援建医疗卫生院所315个,修建了一大批水利、电网、道路、广播电视等基础设施,建设了儿童福利院、体育馆等设施,使贫困地区的基础条件、公共服务水平得到很大提高。

  在李建华看来,两省区注重调动各方面的力量参与帮扶,鼓励社会团体、民间组织、爱心人士开展捐资助学、科技帮扶、公益慈善,为对口扶贫协作注入了新的活力。

  如今,闽宁作为国家“一带一路”上的两个重要支点,迎来新的发展机遇。董玲表示,将会积极推动宁夏百万贫困人口扶贫攻坚战略实施和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建设,围绕培育壮大优势特色产业、闽宁产业园建设、金融服务机构跨区域发展、文化旅游发展及两省区海上、陆上、空中和网上丝绸之路建设等,进一步拓宽思路,提升协作水平,推动闽宁协作全面拓展领域,不断取得新突破、新成效。

  如果说,20年前启动的东西对口协作,东部“帮扶”西部的色彩较浓,那么今天,外部与内部条件都已发生变化,我们需要站在新的平台、用新的理念去思考,以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来引领合作的大方向。

  在这个阶段里,闽宁两省共同探索了联席推进机制、结对帮扶、产业带动机制等协作方式,不仅推动闽宁双方逐渐迈向多区域、全方位的合作,也为我国东西部协作发展提供了可借鉴的范本,助推我国打赢这场扶贫攻坚战。

channelId 1 1 1
厦门广播电视集团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