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观察:高温津贴“中暑”凸显劳动者权利保障不足 2016年08月03日

channelId 1 1 2 c50f515fba9447468c531c9568cfd3dd
联播
视频简介

新闻观察:高温津贴“中暑”凸显劳动者权利保障不足

  你的高温津贴拿到了吗?
  全国大部分地区近段时间都纷纷进入了高温“烧烤”模式。酷暑之下,有多少劳动者的“清凉权”得到了保障?新华社记者调查发现,能真正享受到高温津贴的人群比例并不算高,很多拿不到高温津贴的劳动者怕丢了饭碗,只能“忍气吞声”,各地有关高温津贴的政策也是“冷热不均”,有的地方甚至多年“原地踏步”。究竟该如何打破高温津贴发放的尴尬,切实保障高温天气劳动者的权益呢?要保障劳动者的“清凉权”,还有什么新的思路值得借鉴和推广吗?一起来关注。
  饮料冲抵津贴 建筑业工人是“重灾区”
  根据国家规定,用人单位安排劳动者在高温天气下,也就是日最高气温达到35℃以上露天工作,以及不能采取有效措施将工作场所温度降低到33℃以下的,应当向劳动者支付高温津贴。虽然从上世纪60年代公布《防暑降温措施暂行办法》,到2012年出台的《防暑降温措施管理办法》,津贴的发放条件逐渐明确,但多年来,高温津贴的发放始终徘徊在一个尴尬的水平:上海市总工会对2413名职工进行的调查显示,43%的职工享受高温津贴,21%的职工可以享受绿豆汤等降温饮料,还有18%的职工可以兼得。根据数据推断,本次调查的受访者有61%的人可以顺利领到高温津贴。2015年深圳工会调查也显示,仅有62%的被调查者领取到了高温津贴。
  在拿不到高温津贴的人群中,劳动关系“模糊”的建筑业工人是“重灾区”。尽管相关部门多次呼吁,不得以发放钱物替代提供防暑降温饮料,防暑降温饮料不得冲抵高温津贴,但仍有一些企业通过向职工提供绿豆汤、矿泉水等解暑用品“抵充”高温津贴。
  多数劳动者“忍气吞声” 
  多年难推进“清凉权”全覆盖的背后,不仅是劳资权益不对等和劳动监管不到位带来的“忍气吞声”,更存在各地发放津贴因地制宜采用“土政策”带来的“冷热不均”。
  上海市总工会发布的调查结果显示,仅有37%的职工会在高温津贴被拖欠克扣时选择维权,38%的职工选择为了饭碗而放弃维权。记者走访的30多名户外工作者中,无一人能准确说出管理办法中高温津贴的发放标准,更不清楚高温津贴属于他们应得的薪资。当询问是否想要维护权利时,一些劳动者连连摆手说,“这是关系饭碗的事,可不能讲。有盐汽水就行了!”
  各地政策“冷热不均”
  领不到的“敢怒不敢言”,还有领到的高温津贴“太小气”的。由于高温津贴制定权下放,各地因补贴标准不同,同样的高温工作环境下,造成津贴高低不均。
  以一名工作环境温度远超过33℃的厨师为例,在不同地区同样性质的单位工作,获得的高温津贴差距高达数倍。如果在上海或南京某企业食堂工作,那么在6到9月这4个月里,每月能领到200元的高温津贴,共计800元。如果在天津工作,除了可以领到每月148.3元、共计593.2元的6至9月4个月防暑降温费以外,在高温天气里还能领到每日27.3元的高温津贴。不过要是到了重庆,领取高温补贴首先要按照工作性质是露天作业还是室内工作进行分类,室内工作的厨师高温津贴按照室内温度分三档设定,从每日不低于5元到不低于15元。
  在“冷热不均”之余,一些地区的高温补贴还多年“原地踏步”。比如,湖南从2005年至今未调高温补贴标准。
  “带薪高温假”值得借鉴和推广
  不过,在保护劳动者的“清凉权”上,一些地方已经走在了前面。杭州、沈阳等地一些企业主动为员工集体放“带薪高温假”,员工可以自由支配时间而照常领取工资和高温补助。自2015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关于进一步促进旅游投资和消费的若干意见》起,已有江西、河北、湖北、重庆等10多个省份针对“2.5天假”出台相关政策,优化调整了夏季的作息安排。
  专家表示,要打破高温津贴发放的尴尬,切实保障高温天气劳动者的权益,化解“冷热不均”和加强监管之余,“带薪高温假”、夏季“2.5天假”等新探索也值得借鉴和推广。
  新闻观察:高温津贴“中暑”凸显劳动者权利保障不足
  每年的酷暑时节,我们都会关注高温津贴发放这个话题,但是,从实际效果来看,高温津贴的执行情况总是差强人意,问题在哪里?到底有没有比较好的解决办法?
  设立高温津贴的初衷,大家都明白,那就是高温的天气通过提高劳动者收入的方式,来保障劳动者的健康权。我们国家在1960年就设立了高温津贴,那个时候是计划经济的年代,高温津贴的执行都是统一,劳动者普遍能够享受到这一份待遇。但是,在进入市场经济,特别是我们的劳动力开始市场化后,高温津贴的发放就显得没有那么顺利,特别是在一些中小企业、建筑等行业,高温津贴不到位、变身成为绿豆汤、矿泉水的问题屡见不鲜。究其后面的原因,一方面企业出于逐利的考虑,刻意克扣高温津贴;而更重要的一个因素是,虽然规定白纸黑字写在那里,但是,监管缺乏细则,惩处无力,企业违规的成本远低于高温津贴,使得高温津贴难以真正落实。而特别要提出的是,没有领到高温津贴的劳动者中,很大一部分正是烈日下在户外工作的基层劳动者,最应该得到高温津贴的劳动者却领不到高温津贴,这个问题确实值得我们深思。
  关于高温津贴,我们现在的执行方式是,政府设定相应的标准,企业按照标准来支付劳动者高温津贴。这里首先有一个问题值得商榷,那就是劳动者的薪酬本身应该是企业自主决定的事项,那么政府是否还有必要再通过行政命令的手段来约束企业设立。再一个,从企业的角度来说,在设计薪酬时是否就可以根据企业的实际情况,将高温津贴计算进去,让劳动者在上岗之前就对高温津贴明明白白。而相关部门也可以从一刀切、事后监管,转移为对企业的前期监管。
  谈到高温津贴的放空,其实在现实中,劳动者权利受损的地方还有不少,比如带薪休假、合理加班等存在不少的问题。而这些问题都反映出在劳资关系中,资方处于强势地位、劳动者处于弱势地方,这些问题的解决仅仅依靠相关部门的监管是无法完成的。那么这其中的一个关键点就是怎样让劳动者能够在平等地与资方进行协商,而这里面有一个组织应该、也能够发挥重要的作用,那就是我们的工会组织,因为维护职工的合法权益本身就是工会的基本职责,通过工会将单个的劳动者集合在一起,维护劳动者集体的利益,是解决劳动者权利保障不足的重要力量,也是在劳动力日益市场化的背景下,亟待加强和壮大的一股力量。
  (新媒体编辑:李珂)

热词: 新闻观察 高温津贴“中暑” 凸显劳动者权利保障不足

860010-115802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