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观察:“以房养老”试点范围扩容 2016年07月17日

channelId 1 1 2 c63243e1b5354b25a023da3d8aeb018e
联播
视频简介

新闻观察:“以房养老”试点范围扩容

  “以房养老”作为突破传统养老理念的一种创新型养老方式,试点两年以来,虽然一直不乏争议,但它大步向前推进的调子明显已定。日前,保监会下发通知宣布:延长“以房养老”保险试点的时间,并在北上广汉4个先行试点城市的基础上,进一步扩大试点范围。面对外界“两年不足60单”、“试点失败”等质疑,监管部门是如何看待这个客户寥寥的试点?面对这个本就小众,同时还面临很多观念、制度障碍的保险产品,监管部门扩大试点的主要目的又是什么呢?一起来关注。
  “以房养老”顾名思义,就是用自己手中的房产价值提供养老所需。简单地说,就是提前消费老人身故后房产的价值,来为老人提供更好的晚年生活。
  2013年,国务院对外发布《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提出,作为金融养老、以房养老的方式之一,我国将逐步试点开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也就是保险版“以房养老”,拥有房屋完全产权的老人,将其房产抵押给保险公司,继续拥有房屋占有、使用、收益等处置权,并按照约定条件领取养老金直至身故。老年人身故后,保险公司获得抵押房产处置权,处置所得将优先用于偿付养老保险相关费用。
  2014年6月,保监会发文宣告了北京、上海、广州、武汉四个地方试点实施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2015年3月,首款反向抵押保险产品获批上市销售。
  至今,“以房养老”原定的两年试点期已满,不过,从试点产品和投保数据上看,确实“不够规模”。保监会人身保险监管部主任袁序成表示,截止到今年6月30号,共有42户家庭57位老人参与“以房养老”试点并完成了承保的手续;参保老人平均年龄是71.6岁,平均每户月领养老金约9071元,最高一户月领养老金达到了2万余元。
  一位广州的投保老人在接受采访时说:投保之后收入翻一番,保姆的费用、看病的钱都不愁了。还有投保老人说,这个钱让自己安心,今年还计划和老伴儿去避暑山庄旅游。
  今年7月15号,中国保监会发布《关于延长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期间并扩大试点范围的通知》,将“以房养老”试点期间延长至2018年6月30日,试点范围扩大至各直辖市、省会城市(自治区首府)、计划单列市,以及江苏省、浙江省、山东省和广东省的部分地级市,这四个省中,每省开展试点的地级市原则上不超过3个。
  也就是说,根据通知精神,“以房养老”保险试点的时间要再延长两年,试点城市也由目前的4个扩大至49个。
  对于“以房养老”保险试点目前取得的成效,保监会认为,“以房养老”是一个小众业务,试点的目的,是发挥保险特长,填补市场空白,为拥有房产且能自主支配房产的特定老年群体增加一种养老选择,为老年人提出了一个新的养老解决方案,满足了老年人希望居家养老、增加养老收入、长期终身领取养老金的三大核心需求。
  保监会介绍,从试点情况看,此项业务有效提高了老年人的可支配收入,显著提升了参保老人的养老水平,获得了参保老人的高度评价。
  保监会相关人士表示,不能简单地以数量论成败,只要它满足了一部分老人的需求,为老年人增加了养老选择,哪怕只有一单业务,也是成功。
  不过,作为一项广受关注的创新型小众业务,“以房养老”保险试点自推出以来,明显遇到了传统观念、政策环境、市场环境等方面的问题和挑战。目前业内普遍认为,其中最大的挑战是国人对养老和房产传承的传统观念及未来楼市价格波动对房产估价的影响。
  保监会也坦承:由于这项业务流程复杂,存续期长,涉及房地产、金融、财税等多个领域,除传统保险业务需要应对的长寿风险和利率风险外,还增加了房地产市场波动风险、房产处置风险、法律风险等,特别是法律法规尚不健全,政策基础仍较为薄弱,业务流程管理和风险管控难度较大等问题。所以,才有必要通过延长试点期间、扩大试点范围的方式,探索有效路径。
  【新闻观察:“以房养老”再讨论】
  周一的时候晓露在我们的节目当中就评论过这个问题了,她是认为“以房养老”是多元化养老格局下的一种选择。那么一周以来这个问题也是持续发酵,现在保监会是正式宣布“以房养老”试点期限延长两年。那么对此,你有什么样的理解和看法呢?
  “以房养老”是一种金融产品
  我也看了周一晓露的点评,我很同意她的观点,要理性看待这个情况。“以房养老”,它本质上还是一个金融产品,正式的学名叫做反向抵押养老保险。但此养老保险非彼养老保险,它不是政府普惠性质的职工养老保险,而是一种带有个人投资安排性质的补充性养老保险。所以无论从社会性属性还是金融性属性,它在目前来说都不是一个唱主角的选项,而只能说是一种有益的尝试性补充。
  市场问题应交给市场解决
  很多人都在说这个两年4城市60户太少了。我觉得其实这并不一定是少的,因为一个金融产品它的推广率说穿了还是由市场决定的。既然是市场的问题,我觉得还是应该交给市场来解决。在接下来的两年试点过程中,除了向老百姓宣传“以房养老”这个形式的好处,更多的也应该让参与的企业拿出更多更好的产品设定来供老百姓选择。我看到有不少讨论在说这个项目困难多,不确定因素大。并且把房价波动和老人长寿看成是目前银行面对的极大风险。但我想说的是风险是和收益并存的。网上流传着这样的一个数据,一个70周岁的老人,有一套市值500万的房子,在选择倒按揭也就是以往养老以后,他每个月可以领18500块钱。这听起来似乎很多,但实际上我算了这样一笔账。2015年的时候我国的统计数据显示我国男性的平均寿命是74岁,也就是说,选择以房养老的这部分老人他们的平均领费年限只有4年,而按照刚才月领18500的标准,4年后到他们离开人世,他们领到手的保费不过才88万8千块钱,但随后这个价值500万的房子就要交给受抵的保险公司或者银行了。那么你觉得这个不到1/5的保费投入估值是不是合乎市场的实际情况呢?我个人觉得,目前“以房养老”的参与企业不多,产品没有可选择的空间是阻碍这一形式发展的主要问题。
  政府应该有兜底的方案
  也许有人会跟我说,刚才我算的不对,因为银行收走了老人的房子,可是在扣除相关费用之后,剩下的钱还是会选择交换给老人的继承人。但我觉得这又是一个悖论,老人在活着的时候并没有受到这些所谓继承人的赡养,到老人过世了,这些人又突然冒出来要继承房产了。这听起来也并不是一个符合中国目前实际情况的状态。那么什么人在尝试“以房养老”这样的新模式?从调查来看,主要还是孤寡老人和失独老人等特殊群体。从目前的情况看,“以房养老”也是他们的一种无奈的选择。很多人在声讨“养儿防老”的观念,的确这个是个老观念,需要转换。但请一定要给老人一个更好的选择。我觉得政府在这里面应该有个兜底的方案。比如说失独老人,他们用自己年轻时的放弃支持了国家施行了30年的独生子女政策,而他们又品尝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现在他们老了,政府应该给他们更多的关怀。为什么大家觉得要养儿防老?因为子女是这个世界上对他最好,让他觉得最可以依靠的人。如果国家、街道、社区的工作人员通过政府性工作,让他们觉得政府比子女更靠谱,他们为什么不放弃养儿防老而选择政府推荐的养老模式呢?如果企业在政府的监督下推出的以房养老产品更具吸引力,让老人觉得很好很放心,他们又为什么不选择这样的产品呢?所以,政府部门依然要在这场观念的变革当中扮演主要角色。为确保老百姓的利益,兜底的方案必不可少。
  (新媒体编辑:汪珉钰) 

热词: 新闻观察 以房养老 试点 范围

860010-115802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