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观察:我国首次审议民法总则草案 为社会生活“立规矩” 2016年06月28日

channelId 1 1 2 92eb3d388f804adebfed3945cd904d14
联播
视频简介

新闻观察:我国首次审议民法总则草案 为社会生活“立规矩”

  我国曾于1954年、1962年、1979年、2002年4次启动民法典的制定,但由于当时历史条件所限,未能出台。昨天(2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草案)》首次提交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一次会议审议。作为民法典编纂工作的奠基引路之举,民法总则草案审议受到各界高度关注。那么,草案中有哪些亮点呢?将给人们的生活带来哪些改变呢?下面来为大家一一梳理。
  看点一:胎儿也有民事权利。一个胎儿还没有出生,父亲就去世了,那么这个胎儿有没有继承父亲财产的权利?随着食品安全和环境污染事件频发,如果怀孕妇女在这些方面的权益遭受侵害,除了她自己有权要求赔偿外,她腹中的胎儿有无独立的损害赔偿请求权?……生活中,涉及胎儿利益保护的情况越来越多。
  此次审议的民法总则草案对胎儿的利益提出了明确的保护原则。草案规定:涉及遗产继承、接受赠与等胎儿利益的保护,胎儿视为具有民事权利能力。但是,胎儿出生时未存活的,其民事权利能力自始不存在。
  看点二: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年龄下限降至六岁。打酱油,是简单而常见的民事行为。那么,多大的孩子去打酱油,其行为才能得到法律的认可和保护?
  我国现行法律规定的具有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最低年龄是十周岁。草案将这一下限下调至六周岁,规定:六周岁以上不满十八周岁的未成年人,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可以独立实施纯获利益的民事法律行为或者与其年龄、智力相适应的民事法律行为。
  专家表示,随着现代生活水平和教育水平的提高,现在六周岁小孩儿所知道的东西远远多于以前同龄孩子的认知,他们具备有一定的辨别和判断能力,应当有权独立进行一些民事法律行为,这样调整,有利于更好地保护这些儿童的利益。
  看点三:老人有望纳入监护制度保护范围。现行民法通则仅针对未成年人和精神病人设置了监护制度,欠缺老年人监护制度。而依据这次修改,精神病人以外的其他成年人在出现民事行为能力欠缺的情况下也可以成为监护的对象。不仅如此,成年人如果担心自己将来无法正常参与社会交易或生活,还可以预先选任好监护人,未雨绸缪、防患未然。
  看点四:拟对法人作出新分类。法人是法律拟制的“人”。我国现行民法通则将法人分为企业法人、机关法人、事业单位法人、社会团体法人等。然而,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社会组织的形态发生很大变化,基金会、民办非企业单位、社会服务机构等新组织形态大量出现,现行法律已经很难完全纳入。
  为此,草案将法人进行了新的划分,即“营利性法人”和“非营利性法人”。草案明确,以取得利润并分配给其股东或者其他出资人等成员为目的成立的法人,为营利性法人。为公益目的或者其他非营利目的成立的法人,为非营利性法人。非营利性法人不得向其成员或者设立人分配利润。
  从某研究小组、某同乡会、某银行的分行或支行、某电视台的栏目组……这些社会组织既非自然人,也没有法人资格,但是以各自名义开展各类社会活动,对其应当如何定义?根据草案,它们叫做“非法人组织”。草案明确,“非法人组织”是不具有法人资格,但是依法能够以自己的名义从事民事活动的组织。
  信息社会中,大数据正在改变我们的生活。对于各类数据信息以及“QQ币”、网游装备等网络虚拟财产,应当如何确定其权属,以及如何保护,显得重要而迫切。
  草案规定民事主体依法享有知识产权,同时列举了作品、专利、商标等9种客体,其中就包括“数据信息”。
  草案还规定民事主体依法享有物权,并明确 法律规定具体权利或者网络虚拟财产作为物权客体的,依照其规定。
  近些年,因见义勇为却惹上纠纷的事情并不少见,见义勇为者受了损害,责任谁来负?受益人该不该补偿?这往往成为引发纠纷的矛盾点。
  草案规定:为保护他人民事权益而使自己受到损害的,由侵权人承担责任,受益人可以给予适当补偿。没有侵权人、侵权人逃逸或者无力承担责任,受害人请求补偿的,受益人应当给予适当补偿。
  【新闻观察:解读民法总则草案】
  民法总则草案出炉,这其中的变化和亮点真的不少。无论是监护制度的完善还是数据信息等这种新型民事权利客体的规定,都可以说是成为了关注的热点哈。那么对于这次草案当中的一些变化,你是怎么解读的呢?
  【民法总则草案“与时俱进”】
  我觉得这次民法总则草案所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与时俱进”,比较完美地贴合了我国的国情。我们都知道民法它是跟我们的社会关系和生活秩序是密切相关的,那么它可以说是从法律层面上给我们的社会活动划了一条线,进而可以让我们的生活“合法有序”。因为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生活在改变,所以我们的民法也跟上了时代的脚步,看准了人民的生活。比如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未成年人从10岁的划线降到六岁,这就是一种明显的跟进社会实情的变化。孩子们成熟的早了,可不能再以为孩子小随便闯祸就不算个事了,那些家有“熊孩子”的家长,咱们教育得早点跟上了。再比如说关于数据信息虚拟化财产的权利认定,这也反映了互联网+时代的必然需求,可以更好地保障公民权利。
  【法律的变化落实还要看基层法官的解读】
  现在法律“与时俱进”了,我们在面对类似的纠纷的时候不会再无法可依了。不过这其实也是对应用这些法律来依法审判案件的法官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因为最终这些变化的落实都是要依靠一线法官的解读来得以落实的,所以他们的工作十分重要。在法律有新的规定之后,该如何去把握这种新变化,对法律从业人员的专业素养和解读能力都有非常高的要求。就比如说信息虚拟化财产,虽然民法总则草案关注到了这一点,但面对具体案件的时候,这个虚拟化的财产到底以什么样的标准来转化现实的货币,在虚拟世界的权利义务又是如何划分的,这都要通过法官的努力来让最终的判罚更明了有据,让人信服。
  (新媒体编辑:汪珉钰)


热词: 新闻观察 民法总则草案

860010-115802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