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理有节·端午】慎终追远路漫漫 上下求索荐轩辕

发布时间:2016年06月10日 18:09 | 来源:央广网


  公元前278年,忧国忧民、悲愤交加的诗人屈原留下千古传唱的求索《天问》、怀石自沉汨罗江殉国,一曲敢问九天的高歌独唱,一直蔓延三千年,在世界文明舞台上回肠荡气!

  在他逝世2230年以后,世界和平理事会于1953年通过决议,确认中国的诗人屈原为当年纪念的世界四大文化名人之一。

  在全球化信息网络化时代,全球华人缅怀这位上下求索的先知诗人,各地炎黄子孙通过诗赋歌舞祭祀这位忧国忧民的中华赤子,数字新生代纷纷通过网络分享表达对这位浪漫先贤的追思感悟。

  全球华人竞龙舟、吃粽子、点鼠标、发微博、传微信,纪念屈原的寄语传遍全球华人朋友圈,缅怀诗人的端午节已成为全球华人民俗节,更是慰祭国觞英魂神圣节日,还是世界华语诗歌和人类文明遗产纪念日。

  千百年来,屈原心忧家国、情牵百姓的人格魅力和思想精髓沉淀为历史长河中最具分量的中华之魂重要组成部分,屈原勇于探索、清正高洁、顶天立地的问天求道精神成为中华民族的集体记忆追述,在每一个仲夏时分被一次次炽热祭慰,被一代代人江河长歌般地传承,成为世世代代中国人的人格标尺。

  屈原作为中国春秋战国时代重要的政治家,在他的政治实践中,主张变法、提倡“美政”,举贤任能,修明法度,维护国家利益,敢于向死而生、大无畏奉献出赤胆忠心,写下了动天地、泣鬼神的《九歌·国殇》:“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

  屈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伟大的爱国诗人,他创作的《楚辞》开启了中国浪漫主义文学的源头,与《诗经》并称“风骚”,对中国后世诗歌产生了深远影响,他被后人称为华夏“诗魂",被誉为“中华诗祖”、“辞赋之祖。

  屈原在短短62年的生涯,首次将史官文化与民间文化融为一体,把他的艺术之根扎根在他深爱的人民心灵深处,引领中国诗歌进入了一个由集体歌唱到个人独创的新时代。屈原“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的一腔深情迄今仍然炙手可热!

  在绵延五千年的文明发展进程中,包括屈原“问天”求索精神在内、连绵不断、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沉的精神追求,包含着中华民族最根本的精神基因,代表着中华民族独特的精神标识,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繁荣昌盛的丰厚滋养。

  中华文明长路漫漫,炎黄子孙上下求索无穷期。

  纵观人类发展悠久历史,炎黄子孙一直在世界文明版图占据重要的一席之地,中华儿女一路走来,对人类文明作出了重要贡献。

  最新考古发现,屈原生前所在楚国长江中游文明可追溯至公元前6000至公元前7000年之久。据此推算,中华文明距今已有9000年的历史。

  公元前6600年,人类最早的文字新石器时代中国河南贾湖契刻符号问世。公元前2697年,中国人文始祖黄帝纪元元年,公元前841年,中国历史有确切纪年开始,史称共和元年。公元前114年,中国开始使用“年号”纪年。中国率先发明纸、活字印刷术、指南针、火药等四大发明引领世界文明。

  从屈原所在的春秋战国动荡时代走来的中华民族统一强盛,在公元713-1820年间在世界第一次崛起,其GDP总量一直遥遥领先于整个欧洲的GDP的总和。

  中国在11世纪和13世纪就有大规模和机械性的生产,而英国在5个世纪后工业革命中才逐渐形成,中国不仅是传统的内陆国家,郑和七下西洋的探险也显示了中国强大的海上力量。

  世界软实力理论之父、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认为:“从公元500年到1500年,中国无论在科技领域还是经济实力,都领先于世界。”

  2012年8月21日,习近平同志在国际天文学联合会第28届大会开幕式上的致辞指出,中国作为世界文明古国之一,我们的祖先很早就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劳作中,开始观察和探究宇宙的奥秘。早在2300多年前,中国伟大的诗人屈原就发出了“遂古之初,谁传道之?上下未形,何由考之?”的著名“天问”。

  屈原对于天地、自然和人世等一切事物现象的发问,表现了他对某些传统观念的大胆怀疑,以及他追求真理的探索精神。

  慎终追远,继承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汲取屈原九死不悔的求索“问天”精神思想精华,中华文明进入新时期新实践,我们今天继承屈原在历史长河大浪淘沙方显真金的热血风骨,发扬光大中华文明任重而道远。中国作为一个独特的文明国家,在遭受一个多世纪的屈辱后再次崛起,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充分融入全球自由贸易体系,代表着中国正在走向复兴,成为世界文明和平发展重要贡献力量。

  在这样一个特殊的历史时刻,回望屈原生前忧思的中华大地,我们可以告慰先贤,中华文明绵延千年而未被中断,成为人类历史上延续最长的文明,在经历了外族入侵、朝代更替以及半殖民统统后依旧延续至今,现在,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有信心、更有能力实现这个目标。

  据美国学者熊玠统计,公元1820年前的1000多年中,中国一直保持世界上最大经济体也是超级强国的地位。从14世纪末到17世纪中叶,中国的GDP是世界总量的28%-30%,即使在明朝时较低的生产时期28%,也已超过美国2009年所占的全球GDP的数据26.7%。1800年时中国在全球制造业中占比高达33%,1900年这一数字降至6%。一个多世纪后的2011年,中国在全球制造业中的比重又恢复到了19.8%,美国则在一个多世纪的时间里失去了制造业全球第一的桂冠。

  著名经济历史学家埃里克·琼斯和安格斯·麦迪森提供的数据分析表明,从公元1世纪开始后18个世纪中,站在世界舞台中央的是亚洲(主要的是中国和印度)。亚洲占据了全球GDP的76.3%,而欧洲仅为10.8%,这一比率直到工业革命后才发生转变,由此开始了西方统治世界的两个世纪。

  中国作为世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在达到完全现代化之前,中国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屈原千秋“天问”等待我们破解,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星辰大海等待我们征服!

  让我们一起追随屈原“与日月争光”征程:“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channelId 1 1 1
厦门广播电视集团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