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发展成绩单 有鲜明习式特点

发布时间:2016年03月03日 08:51 | 来源:长安街知事


  近日,国家统计局发布了2015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初步核算,全年国内生产总值676708亿元,比上年增长6.9%。虽然经济增速比2014年回落0.4个百分点,但经济运行总体平稳,就业、居民收入和物价水平保持稳定。
  在世界经济复苏乏力,国内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加大的复杂局面下,能取得这样的增长成绩来之不易。更令人欣喜的是,我国经济结构正在发生一系列重大和积极的变化,发展动力转换加快推进,为“十三五”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国内外舆论都在解读,中国经济为什么“风景这边独好”?
  在公道君看来,这份成绩单里面有鲜明的习式特点,各项经济指标的呈现与习大大的经济思想不谋而合。在习大大关于经济工作方面的论述中,政治经济学是一个高频词。
  什么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
  2015年11月2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和方法论进行第二十八次集体学习。习近平总书记的一段论述,对此进行了界定。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们党把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同改革开放新的实践结合起来,不断丰富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形成了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许多重要理论成果。
  此处,总书记举了8个例子,前两个为邓小平提出的“社会主义本质的理论”与江泽民提出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经济制度的理论”,其余六个理论成果则由总书记本人提出。
  如果我们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视为一部巨著的话,被“点名”的六大理论成果就应算作“习近平政治经济学”这一章的核心内容。而这,也正是中国近些年来发展的“指挥棒”。
  接下来,我们就一起来重温一下总书记的相关论述吧。
  习近平政治经济学六论
  关于树立和落实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的理论
  理念是行动的先导,发展实践必须有科学的发展理念来引领。
  2015年10月召开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强调,实现“十三五”时期发展目标,破解发展难题,厚植发展优势,必须牢固树立并切实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
  这五大发展理念,是“十三五”乃至更长时期我国发展思路、发展方向、发展着力点的集中体现,贯穿着鲜明的问题导向和人民至上的价值取向,创造性地回答了新形势下我们要实现什么样的发展、怎样实现发展的重大问题,是顺应时代潮流、厚植发展优势的战略抉择,反映出我们党对我国发展规律的新认识。
  “五大发展”理念是中国版的发展经济学最新理论成果,不仅解决中国的发展道路问题,也为21世纪全球南方国家寻找发展道路提供了具有重要借鉴意义的知识和理念,必将对世界产生巨大的影响。
  关于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的理论
  中国在发展市场经济方面,还不是一个高度成熟、法治完备、充分竞争的现代市场经济国家。针对围绕政府与市场关系的激烈辩论,总书记从中国具体实践出发,结合唯物辩证法的视角,提出了“两手”论。
  2013年11月,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上,习近平指出,“市场秩序不规范,以不正当手段谋取经济利益的现象广泛存在;生产要素市场发展滞后,要素闲置和大量有效需求得不到满足并存;市场规则不统一,部门保护主义和地方保护主义大量存在;市场竞争不充分,阻碍优胜劣汰和结构调整,等等”。
  我们既不能因为存在这些缺陷而放弃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方向,也不能对此自由放任,这就需要不断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
  2014年5月26日,习近平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五次集体学习时,明确指出:在市场作用和政府作用的问题上,要讲辩证法、两点论,“看不见的手”和“看得见的手”都要用好,努力形成市场作用和政府作用有机统一、相互补充、相互协调、相互促进的格局,推动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
  中国作为东方巨人,的确需要“两只手”,即“看得见的政府手”和“看不见的市场之手”。二者不是相互对立的,而是相辅相成的,要统筹把握、优势互补、有机结合、协同发力,要各安其位、各得其所、各发所长。
  关于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的理论
  《周易·系辞下》中有句流传甚广的话——“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实际上,这也是政治经济学的辩证法。下行压力之下,怎样看待经济增长?
  2013年10月7日,习近平在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发表演讲时明确表示:“中国不再简单以GDP增长率论英雄,而是强调以提高经济增长质量和效益为立足点。”
  2013年12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进一步谈了对经济增长率的看法:“我们要的是实实在在、没有水分的速度,是民生改善、就业比较充分的速度,是劳动生产率同步提高、经济活力增强、经济结构调整有成效的速度,是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得到提高、又不会带来后遗症的速度。”
  2014年5月,习近平考察河南时首次提出新常态的判断。同年12月,他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首次系统地阐述了中国经济新常态四大特点:经济增长速度从高速转向中高速,经济发展方式从规模速度型粗放增长转向质量效率型集约增长,经济结构从增量扩能为主转向调整存量、做优增量并存的深度调整,经济发展动力正从传统增长点转向新的增长点。他明确出,“认识新常态,适应新常态,引领新常态,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经济发展的大逻辑”。
  这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针对我国经济发展的阶段性特征所作出的重大战略判断,是对我国迈向更高级发展阶段的理论指南。
  关于推动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相互协调的理论
  协调是持续健康发展的内在要求。我国发展不协调,是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如果说在经济发展水平落后的情况下,一段时间的主要任务是要跑得快,但跑过一定路程后,就要注意调整关系,注重发展的整体效能,否则“木桶”效应就会愈加显现,一系列社会矛盾会不断加深。
  党的十八大报告指出,坚持走中国特色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道路,推动信息化和工业化深度融合、工业化和城镇化良性互动、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相互协调,促进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同步发展
  2014年12月1日,中共中央就当年经济形势和明年经济工作听取各民主党派中央、全国工商联负责人和无党派人士代表的意见和建议。习近平强调,实现经济发展目标,要着力做好以下重点工作。一是要推进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同步发展,逐步增强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服务业的支撑作用,着力推动传统产业向中高端迈进,通过发挥市场机制作用、更多依靠产业化创新来培育和形成新增长点。
  我国的新四化不是走老路,而是走具有中国特色协调发展的新型道路。我国的新四化要重视推动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坚持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基本国策。推进城镇化,要更加注重以人为核心。要提高农业效益和竞争力,加强农业基础设施等薄弱环节。
  关于用好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的理论
  在经济全球化条件下,我国必然要融入世界经济体系。同时,改革要求开放,开放促进改革。扩大开放不能放弃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必须在自力更生的基础上同世界各国平等互利地进行经济合作。
  2012年12月,习近平同志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强调:“必须实施更加积极主动的开放战略,创建新的竞争优势,全面提升开放型经济水平。”
  在各种国际场合,习近平总书记都曾谈到国内国际两个市场。站在“两个市场”的高度,我们要充分利用好“两种资源”。
  2015年9月15日,习近平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六次会议上强调:“提高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的能力,要牢牢抓住体制改革这个核心,坚持内外统筹、破立结合,坚决破除一切阻碍对外开放的体制机制障碍,加快形成有利于培育新的比较优势和竞争优势的制度安排。”
  “十三五”期间的开放是全面开放、深度开放,是利用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的开放,是对内、对外同步双向的开放。
  习近平指出:“我们要坚持开放的发展,让发展成果惠及各方。在经济全球化时代,各国要打开大门搞建设,促进生产要素在全球范围更加自由便捷地流动。各国要共同维护多边贸易体制,构建开放型经济,实现共商、共建、共享。”
  关于促进社会公平正义、逐步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理论
  2012年11月,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常委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同采访十八大的中外记者见面。习近平在发言中说,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
  三年来,习近平经济思想的核心,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与坚持走共同富裕道路;习近平经济思想的宗旨,是坚持人民主体地位,以人的全面发展为根本目的。
  2012年12月29日至30日,习近平在河北省阜平县看望慰问困难群众。强调,消除贫困、改善民生、实现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没有农村的小康,特别是没有贫困地区的小康,就没有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2013年至2015年,他在海南、云南、陕西等地调研时多次论及“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全面实现小康,一个民族都不能少”,这就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奋斗目标定下了重在“全面”的基调。
  将坚持人民主体地位作为发展的首要原则,体现促进人的全面发展的指导思想,因此在国家“十一五”、“十二五”规划基本公共服务有关篇章的基础上进一步提出,要实现“就业、教育、文化、社保、医疗、住房等公共服务体系更加健全,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水平稳步提高”,更好地发挥人民发展规划的应有作用。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是我们独有的创新理论,诞生于中国、发展于中国、服务于世界,为中国和世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实践提供理论支撑和科学指导。
  习近平的政治经济学思想和观点,具有中国特色,彰显时代精神,正指引着当代中国不断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引领着中国经济持续健康发展、行稳致远。

channelId 1 1 1
厦门广播电视集团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