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忘却的纪念】台籍慰安妇受害者:日本欠我一个道歉 2015年08月28日

channelId 1 1 2 c0df515571be41569a09bc357ca9cc16
联播
视频简介

【不能忘却的纪念】台籍慰安妇受害者:日本欠我一个道歉

  二战期间,日本政府在亚洲占领区强征了30万以上的妇女充当"慰安妇"。其中包括台湾地区的2000多名妇女。在台湾,一部叫做《芦苇之歌》的纪录片电影,记录了6名前台籍慰安妇阿嬷,悲凄却不服输的人生故事。在影片拍摄完毕之际,影片中的阿嬷们已经相继离世。她们等不到日本政府的道歉,只有的巨大创伤陪伴一生。

1

 

2

  纪录片《芦苇之歌》93岁的小桃阿嬷现在还在台湾南部屏东市场卖椰子维生。摊子旁临时搭建的铁皮屋,就是她唯一的栖身处。白天热闹的批发市场,到了晚上显得格外的漆黑空荡。
  纪录片的主人公陈桃是一位台湾籍的慰安妇受害者,1942年她被强征到印度的日军慰安所。

1

 

2

  台籍慰安妇受害者 陈桃(93岁):那个军人进来的时候,我怕的要命,跑去躲到厕所里面,我心想不如死了算了,洗厕所用的那种消毒水,我拿起来就灌,灌了半瓶我人就晕了,砰的倒下去……
  在印度安达曼群岛的日军慰安所,陈桃遭受了长达三年的非人折磨,这期间她曾三次试图自杀。1945年日本战败之后,已经24岁的陈桃终于回到了台湾。对于很多幸存下来的台籍慰安妇来说,巨大的伤痛笼罩了她们的一生。

1

  台籍慰安妇受害者 陈桃(93岁):想到那个时候我就不知道怎么说了,我想我的命怎么那么不好(哭……)
  1991年,前韩国籍慰安妇金学顺第一个打破50年的沉默,公开控诉二战期间受日军性迫害的遭遇,激起了亚洲受害各地幸存慰安妇挺身而出的勇气。

1

  台湾妇女救援会执行长 康淑华:1992年年初,我们设立了一支申诉专线陆续展开了好几年的时间,共有58位被害人证实当年确实是慰安妇(制度)的受害者。1992年我们办了第一场记者会,当年有三位阿嬷她们是躲在黑幕之后,把她们的脸遮起来,只露出脚,告诉台湾社会有这样一件事,当时震惊了台湾社会。

1

  在悲痛中沉默了五十年后,老迈的阿嬷们为了尊严和正义勇敢的站了出来。1999年9名前台籍慰安妇向日本政府正式提出告诉,要求日本政府向慰安妇被害人谢罪,并赔偿每人1000万日元。

1

  台籍慰安妇律师团律师 庄国明:日本的社会还有日本的政府其实都弥漫着极为浓郁的右翼色彩……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期待受过日本(右翼历史)教育的这些法官对这个一体能够有比较宽广的认知有一种被害人的理解跟同情非常的困难。
  一次次的血泪控诉换来的全是冷漠。2002年官司一审败诉、2003年二审败诉、2005年东京最高法院以超过追诉时效、国家无答责、个人放弃赔偿请求权为由宣判三审败诉定谳。

1

  台籍慰安妇律师团律师 庄国明:我个人认为(理由)都不成立,而且可以提出非常充分的理由来驳他们,三个都没有办法成立的愤懑,很愤懑,真是愤懑!特别是看到那个判决书,真的会吐血。
  台籍慰安妇受害者 陈桃(93岁):我就拍桌子啊,我座子前面有一个名牌,我就拿起来去丢他,我就站起来去丢他,我就骂他臭小子(日语)那个法官就坐在那里听。

1

  为了帮助阿嬷们走出阴影,减轻那段经历对心理的折磨,1997年台湾妇援会成立了身心照顾工作坊,在她们生命的最后时光给予一些慰籍。随着阿嬷们的陆续离世,2012年工作室停办。目前,台湾健在的前慰安妇阿嬷只有五位,平均年龄88岁。
  本台记者 吕小骏:至今,亚洲地区所有对日本政府提起的关于慰安妇的诉讼全部败诉,一直以来中国、韩国等政府和民间组织不懈的在推动对受害慰安妇的赔偿和道歉,然而在日益活跃的日本右翼思想冲击下毫无进展。在战争结束七十年之后,30万饱受凌虐的生命难道只能含恨而去吗?央视记者台北报道。
(来源:央视网)

热词: 不能忘却的纪念 台籍慰安妇 受害者 日本欠我一个道歉

860010-1158020200